被老学长给骗了

    时间:2018-01-22 中学被困在寄宿学校,可没机会交男友。幸好一进了大学,便重获自由了。我虽不可以说是超级的美女,但仗着高佻的身形,细腰加上一双长腿,自然不缺追求者,加上我天生外向和对人热情,容昜和陌生人熟落,在我身边打转的男生自然不计其数。
    但开放归开放,当时我的底线是不搅那些有性没爱的一夜情,所以只有我的恋人才会有机会和我上床,但吃了我初夜的老学长却是例外。
    老学长是我读大学时的学长。因为他是退伍之后才考上大学,所以年纪大了我们四、五岁。在我唸大一的时候,他刚考上研究所。他跟我的初恋男友扬子一起在校外租房子。人已经老大不小了,还每天跟扬子混,所以他得跟我们都蛮熟的。苏琪因常和我一起,当我和扬子成了一对,她也顺理成章和老学长一起了。
    我虽然和杨子谈恋爱,但我信奉天主教的母亲自小便教我说没有婚姻约束的性爱是邪恶的,所以我一直洁身自爱,没有跟杨子胡来,反而苏琪和老学长一起不久便给他弄了上床。
    说起来也是合该有事。有一阵子,扬子和我闹憋扭,冷战了好几天。清纯善良的我,心里难过得要命。老学长在一旁冷眼看得幸灾乐祸,就假意安慰我,约我到台北的餐厅说苏琪和他要和我好好大吃一餐散散心。
    我一个人到了餐厅,老学长说苏琪有事晚一点才到,坐着等她时老学长故意点了酒,说什么一醉可解千愁,没什么好担心的,要是喝到挂苏琪也会照顾我等等。我在那之前从来没喝过酒,也不晓得自己的酒量如何,就傻傻的给老学长灌了不少。
    我喝了一会,开始感觉到晕乎乎的天旋地转,就像在云里漂着,朦胧中我听到老学长用手机打电话给苏琪,说今晚和我的饭局取消了,并说自己找朋友有点事要办,第二天才见她,苏琪怎也想不到老学长忙着要办的事就是帮我开苞了。
    老学长看我醉得差不多了,便连饭也不吃,匆匆结了帐,把已差点不省人事的我扶起带了回家。我脚步浮浮跟着他上了车,一坐下便睡着了,随着发生的一切就像一个如幻似真的梦境。
    在梦里我好像被人脱光了衣服放在床上,赤裸的双峰被玩弄着,我看不真确那个人的长相,一下子直觉那个人是扬子,便伸手抱着他的头,把丰满而傲人乳房往他口裹送。他的舌头飞快地舔弄着我的乳头,令我舒服得低声呻吟。虽然我知道这样子是不对的,给妈妈知道了一定会挨骂,可是身体却忍不住把乳头挺向那个人的嘴里。
    突然那人的鬍渣碰到我那发硬的乳头,一阵又刺又痒的感觉袭来,令我突然惊觉扬子是没有蓄鬍子的,用力张眼一望,一下子身上那个人竟变成了老学长,吓得我马上想逃走,但全身软绵绵完全不听使唤,只能用手无力的推拒着,和口中不停呢喃低叫:「呀……学……学长……不……不……不要……」
    我从没给男人碰过的地方,竟这样裸露在老学长面前,我一方面羞得无地自容,一方面爱屄却开始充血饱胀,淫水也开始一点点地渗了出来。我那无力的挣扎不但没使老学长放过我,反令他兽性大发,压在我上面,用力把我的双脚扒开来,伸手控抚摸我大腿尽头的稀疏的阴毛,和用手指往我那毫无遮掩的蜜穴探进去。
    「哈哈……还是处女都这么多水,给我肏完开发后一定变成淫娃,今晚可有得乐了!」在老学长的淫笑声中,我又失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老学长在我身上做了什么,只是当我给弄到觉得爱屄里空虚难耐的时候,便有东西伸了进去,我也不觉得特别的痛,想必是湿得要紧,老学长的肉棒一滑便滑了进去。
    我隐隐约约觉得老学长的肉棒在我的爱屄里慢慢抽送,舒服 的感觉逐渐凌驾了疼痛,全身舒服得像想尿尿,便用力憋着,最后实在是舒服得憋不住了,爱屄里面像有一种触电的感觉,跟着一阵酥麻畅美的感觉从小腹散向全身,伴随着这种幸福愉悦的感觉,我又沉沉的睡去了。
    我一觉醒来的,只觉得头很晕,身体仍感到无限的畅快,心想我怎会发了一个如此逼真,如此羞人的春梦。随着意识逐渐清晰,发觉身上凉凉的身无寸缕,下体有一点肿肿痛痛的感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阴户,感到有股黏呼呼的东西正从爱屄里流出来,我虽没有经验,已想到那是老学长的精液!
    我吓得睁眼一看,竟看见老学长光着身子躺在我旁边,两腿间的肉棒还硬挺挺抬得高高的,一双贼眼却一直盯着我打开的双腿中间,在看着我腿间混着破瓜血迹的白色精液从给他操得红肿了的爱穴流出来,看着这奇景,难怪老学长又再次兴奋起来了。
    我下意识地併拢了腿,慌乱地伸手在床上摸索,希望抓个东西盖着遮羞,可是床上根本空无一物,所有的被子和衣服都被丢到了地上。
    「小淑怡,妳终于醒来了啊!」老学长涎着脸对我说。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一面说,一面跳下床,抓起地上的床单密密实实地把一丝不挂的身子包起来。我一想到原来刚刚的梦境是真的,心里真是又急又羞。
    老学长说:「可惜啊淑怡。刚才我在肏妳时看妳实在挺享受的,可惜刚刚妳醉得像死猪一样,白白错过了,让我们再来一次……」
    「我是苏琪的死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气急败坏的大嚷。「哎哟!是妳心情不好喝醉酒引诱我,可不是我佔妳便宜呀!」
    听到老学长厚颜无耻的说话,气得我登时呆了,想到酒后自己迷迷糊糊的,实在也不敢肯定事情的经过,要是老学长一概不予承认,我也没奈何。再想到要是苏琪听到我勾引她的老学长上了床,定会恨死我了,一下子急得哭了起来。
    老学长乘我六神无主,便起来把我抱回到床上,再将我身上的床单剥掉,我一对娇嫩的粉乳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面前。
    老学长用他的嘴唇在我的身上四处游动,一时舔着我的耳根,一时吻我的咀唇,一时又吸着我的小乳头。我在老学长的怀里拼命挣扎着,但奈何娇小的我给他压在床上实在动弹不得,就是左闪右躲也躲不了老学长的进袭。
    试问一个本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又怎受得这样的挑逗?不消多久我便感到酥软无力、唇乾喉燥、心猿意马了。这时我又想起和苏琪在住宿女校时互相探索身体那种甜蜜的感觉,一股熟悉的空虚和莫名的燥动感觉,又从小腹下升起。
    经验丰富的老学长见我脸红心跳,抵抗逐渐减弱,知道我已动情了,跟着只有由他渔肉了,便对我笑了一下:「呵呵……现在该让你嚐嚐销魂的滋味了。」
    老学长二话不说,一面按着我双手,再用他有力的双脚顶开我的一双粉腿,就着我爱屄里残留的精液和因他的逗弄而渗出的爱液,就把肉棒插进去我刚被破处的小嫩屄里。
    「噢……呀……痛……涨……涨死我了……」我觉得自己的阴唇,紧紧地裹着老学长的阴茎,随着爱屄里的饱实涨满感觉,我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
    女人就是这样,一但要塞被侵入了,便会放弃挣扎。毕竟是第二次性交了,痛楚只是短暂的,我很快就感到阵阵快感抚慰着我心里那股莫名的噪动,这时候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以前每次和苏琪互相爱抚之后,心里总有一份心神不安的不足感,原来那就是的爱屄需要男根的充填和安慰。
    我闭上双眼,刚刚破处而狭窄的爱屄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老学长肉棒的抽送。而老学长看到我不再挣扎,也放开我的手,只是趴在我劈得开开的双腿间卖力地抽插着,随着他身体的一浮一沉,阵阵快感从爱屄向全身散发出来,身体像是腾云驾雾一样,我的爱屄本能对肉棒的抽送起了热情的回应,爱液不停流出。
    「呵呵……小淑怡的水还是蛮多的啊!刚刚肏妳的时候,我早知妳是天生敏感哩,现在妳清醒了更有反应,肏起来比刚刚爽得多了。」老学长一边抽插,一边说着。我第一次听到男人把一连串的「肏」字用在自己身上,不禁娇羞得涨红了脸,看得老学长更兴奋了。
    「感觉怎样?」老学长一边捏撚着我的奶头,一边在的爱屄里抽送问道。
    「……」清纯善良的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舒服吗?」老学长见我不回答,用力插了我几下,又问道。
    「噢……呀!」一阵刺激令我叫了出来,我感到十分羞愧,更不敢回答了。
    老学长看我这样,就对我说:「要享受性爱的第一课,就是要让对方知道妳的感觉。譬如我对妳说,我好喜欢吃妳的奶,妳把我 的肉棒套弄得好舒服。我这么说,妳听了会不会兴奋一点?」
    「当然不会……我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嘟着小嘴,吞吞吐吐地说。
    老学长见我口硬,肉棒故意停下了抽插的动作,只是伸长舌头从我的耳洞舔下去,我一下子就瘫软了在他的怀里。老学长好整以暇地慢慢吸吮着我的耳垂,再用一只手探上我的乳峰轻轻的捏了几下,我就受用得「嗯嗯哼哼」起来。
    老学长接着用拇指和食指撚弄着我的乳头,在老学长有技巧的玩弄下,我的双乳马上发胀,乳头高高的挺立着。这时我想起我和苏琪的闺中密语,在苏琪失身给老学长后,她告诉我发生的一切,说到老学长的前戏多么细腻、床上功夫如何了得、雄伟的男根怎样令到她欲仙欲死,使当时未经人事的我听得面红耳赤,又是好奇又是嚮往。
    我怎也想不到自己今天竟有机会亲自试试了。初嚐禁果的我想这里,下面又传来一股热切的期待,爱液不停流出,我一时情急竟把丰满的屁股向上一挺迎向老学长的肉棒。
    老学长知道我动情了,便说:「想要了?」
    「嗯……没有……一点都不像你说的那样。」我娇羞的答道。
    老学长知我在死忍,便抽身而起,躺在我身旁,原本充实的爱屄突然变得空洞洞的,难受死了,便夹紧了双腿,希望好过一点。老学长腾出另一只手,沿我幼嫩细滑的大腿慢慢上挪,在他的爱抚之下,我慢慢张开我本来夹紧了的双腿,由得老学长趁势把手在我淫水汨汨的私处捞下去。
    老学长也不急着插进去,反而慢慢地用手掌按揉着我饱满隆起的阴阜,然后有意无意之间摩擦我的小豆豆。这一下我真的憋不往了,也顾不得害羞,抬起臀部把下面顶向老学长的手掌:「嗯……学长……再进去一点……」
    老学长熟练地用食指和无名指翻开我紧闭的大阴唇,一根中指就往我空虚难捺的爱屄插了进去。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忍着不敢出声,可是到现在实在爽的不得了,便开始小声地「嗯嗯哼哼」起来。
    「来,小淑怡,说给我听你觉得怎样?」老学长说。
    「嗯……」这么羞人的说话又怎说出口?我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到了。
    「不说便不给妳了!」老学长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
    「嗯……学长……」我着急起来,轻声地发出娇嗔。
    「说!」老学长坚持着。
    「嗯……学长……好舒服哦……」我实在抵不住身体的渴求,只好妥协,娇羞的别过头去不敢正望老学长,低声说了出来。
    「说清楚一点!」老学长知道我开始就範,但手指仍是不动。「
    嗯……学长……快拨拨人家的……小豆豆嘛……好……好想哦!」我也想不到自己能说出这样淫靡不堪的话,但说完之后,竟有一种解脱的快意。
    「很好!大声一点,别害羞。」老学长一面开始把中指往我爱屄抽送着,一面鼓励我。
    「噢……学长……你的中指好粗……插得妹妹好舒服哦……用力一点……呀呀……呀……呀……」随着老学长中指的抽送,我忘情地浪叫着。
    我紧闭着双眼,赤裸裸的身体躺成一个大字,任凭自己平生第一个的男人两张手和一张嘴在我的身上游移挑逗,但老学长总是在我差不多爽到了时停了手,弄得我的私处反而更空虚难受了。这时候我知道,只有一根火热巨大的男根赶快塞进去我的爱屄,才能解我的心头之痒。
    「唔……学长……」我终于忍不住发出求救信号。把赤裸裸的老学长拉到我身上。
    「要我肏妳了吗?」老学长涎着脸,色色的问我。
    「唔……嗯……」我心里真是又急又羞,娇滴滴的声音,听得老学长的肉棒都暴长了一倍。
    「说明白一点!」老学长继续逗着我。
    「唔……我要学长……嗯……进来……」我终于放浪形骸,说出自己听了都会吓一跳的露骨字眼。也不知是哪里跑出来的色胆,我竟用手抓向老学长早已发硬的肉棒,往我阴毛尚未长全的私处插进去
    可能是给老学长吊胃口久了,就在那种肌肤相亲的一剎那,老学长烫热的肉棒一触到我的小豆豆(阴核),一阵电击的感觉令我有如虚脱一般,舒服得翻起白眼便达到了高潮。
    老学长见我这么主动心中大喜,马上提枪上马,把娇小的我压在胯下,撸起他的大肉棒就插进去我的小嫩穴里。在孔武有力的老学长冲刺下,我抛开一切礼教束缚,享受生平的第一次性交。不,应该是第二次了。
    「唔……学长……嗯……好舒服……我又要……嗯……来了!啊……啊……好啊……」老学长听了我娇啼,更加淫兴大发,快马加鞭努力的冲刺。
    我双手到处乱抓,全身跟着床在不停摇晃,头也不停向两边转,房中充斥着我淫靡的叫床声。突然我回头看到床畔的镜子里,刚可看到自己演出火辣辣的活春宫!
    我看到老学长古铜色的皮肤,裹着一身健壮的肌肉,从他的两腿中间伸出雄赳赳的肉棒,正一进一出的把我的爱屄插得阴唇外翻。每次肉棒抽出来的时候,就带出来一些白泡沫;每次送进去的时候,便连根而没,而我便给顶得「嗯嗯哦哦」的大声叫着。
    也不晓得什么时候,老学长发现我正癡癡的偷偷看自己演出的床戏,这样给他逮到了,一阵淫蕩的感觉令我马上搂着老学长又来了一次。我的爱屄这一次因为太舒服了,竟不停吸吮老学长的大肉棒,感到我爱屄的反应,刺激得老学长再也忍不住,用尽气力把肉棒一推,便终于洩了。
    「呀……学……学长……插死小妹妹了……啊……啊……啊……啊……」我一面叫着,忍不住把指甲掐进老学长宽大的肩膀,紧紧搂着老学长又洩了一次。
    「小淑怡,好爽吧?什么时侯有需要,记得再找我。」老学长油枪滑调,色色的说。
    「美死你哦!」我竟跟学长撒起娇来。被老学长彻底征服了的我,找些卫生纸擦乾爱屄,便穿好衣服,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家。
    我自从那次性侵事件以后,虽然心里充满了悔恨,但老学长施展浑身解数,用尽各种招式把我弄得洩了好几次,差点没休克晕死过去。从此,我就再也禁不住色慾的诱惑,开始和其他男生上床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网站你懂得_av狼公告_av狼聚集地新人_av狼新人开放注册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