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三章 一试身手

    时间:2018-06-11 叶天龙正待要起身离开,突然从巷口方向响起了杂乱的马蹄声,很快有一帮人出现在「临湖居」的前面。
      庆计的眉头一皱,厌恶地说道:「又是一些不长眼睛的家伙,像苍蝇一样实在讨厌!」
      叶天龙看了一眼,见这些人个个衣服光鲜,精悍神气,而且身负刀剑,就好奇地问道:「他们是谁啊?」
      庆计凝视着这些人下马,朝店堂中走去,口中漫声回道:「除了左宰府的武士还有谁?领头的那个是左宰府的第一好手,叫西罗非哈,据说是来自天剑园的剑士。」
      「不对啊!这家伙如果是左宰府的头号剑士,怎么会有空跑到这里来呢?」叶天龙疑惑地说道。
      这时候庆计的精神一振,站起身来道:「这些家伙是来找我的,因为前天刚刚被我赶跑过,他们现在找来这个号称左宰府第一剑士的西罗非哈,一定是来和我别别苗头的。」
      经过叶天龙的追问,庆计才告诉他,原来前些日子有几个家伙吃过这里的美食后,在大加讚赏的同时就动起脑筋来,想要让绾贞专门为他们下厨做酒菜,结果被庆计赶走了。后来他们又到这里闹了几次,每次都被庆计打回去。
      「庆计,我们大哥找你!」一个尖下巴的剑士走到这边,狠声说道。
      庆计盯着这个剑士,冷冷地说道:「我早就警告过你们这些家伙,别再来找绾贞姑娘的麻烦,……」
      这个剑士打断了庆计的话,阴笑道:「我们大哥这次来,不但要教训教训你这个花花公子,还要把绾贞姑娘请去做他的厨娘呢!」
      「什么?」庆计勃然大怒,站起身来道:「你们好大的狗胆!」
      眼前的剑士吓得退了一步,色厉内荏地说道:「你不要太神气,等我们大哥和绾贞姑娘谈好了,就会过来让你知道厉害的!」
      「真是一只光会叫的狗!」叶天龙在一旁冷声说道,「我看着就讨厌!」
      站在身后的玉珠对叶天龙的意图心领神会,只见她纤手微扬,一道浑猛的劲气破空,空气的波动清晰可见。正在全神贯注戒备的剑士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做出了避让的动作。
      可惜他不知道眼前的对手和自己的级数实在相差太远,一个完整的规避动作才做了一个开头,身子刚刚扭过一个微小的角度,无情的绝大劲气已经到了他的跟前,让他感到呼吸都困难起来。面门上的肌肤好像针刺一样的生痛。
      扑通一声,水花四起。摇摇晃晃的剑士终于没有立住马步,一头栽到了旁边的湖水里。
      庆计颇为吃惊地望了玉珠一眼,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娇小可人的姑娘会有如此的实力,虽说他已经看出叶天龙身后的两个女人有很高的功夫,但玉珠的出手还是让他感到自己的估计有修正的必要。
      叶天龙他们走到店堂里的时候,正是绾贞再次拒绝西罗非哈的邀请。
      「实在是非常抱歉!小女子除了会做一点粗笨的点心,根本没有别的什么手艺,真的无法担当起大爷的重托,所以还望大爷见谅!」
      西罗非哈脸色一沉,不悦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拒绝我的邀请了?」
      绾贞还没有说话,一脚踏进店堂的庆计哈哈一笑,大声说道:「绾贞姑娘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你难道是一个聋子吗,连这都听不清楚?」
      绾贞在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气,这位俊美的公子哥又要出头了,这样下去,事情会越来越大的。可是人家又是一片好心,自己总不好拒绝吧?
      如果说一句话就可以挑起一场战争的话,那么庆计的这一句话足以引起一场争斗了。
      正在大感没有面子的西罗非哈转脸望向庆计,冷声说道:「好胆色,我还没有找你,居然自己就送上来了。」说着,又打量了叶天龙三人一下,然后对庆计说道:「怎么,这是你从哪里找来的帮手,蛮有看头的嘛,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
      这时候他的一个手下剑士突然叫道:「大哥,图朵被他们打到水里去了!」
      庆计大笑一声,说道:「你放心,就我一个人足以对付你们这群家伙了。」
      见西罗非哈就要发作,叶天龙大喝道:「别在这里打,免得坏了这里的东西。外面的地方大得很呢!」绾贞感激地望了一下叶天龙,觉得这个男人的心还是蛮细的。
      一伙人拥出了店堂,连那些在里面的客人也跟着出来看热闹了。大家虽然不知道叶天龙三人的来历,但庆计和西罗非哈都算是艾司尼亚的新闻人物,所以这一场争斗还是很有看头的。
      脱掉披风,露出一身鲜亮的劲装,西罗非哈走到庆计的面前,喝道:「小子,你使什么趁手的武器,快些拿出来吧!省得到时候输了不服气。」
      叶天龙一挥手,辛西雅从自己的身后抓过一把飞电标枪对庆计说道:「接住了!」说罢,一道银光有若游龙,划过众人的面前,标枪掷到了庆计的眼前。
      庆计暗道:「好家伙,对我倒是真的很了解嘛!」不过想到叶天龙他们对自己下过功夫,这说明了他们对自己的重视。
      等将辛西雅的飞电标枪接到手中,庆计才大大的吃了一惊,因为辛西雅的这一掷尽现其实力,标枪的飞行速度极快,看上去内劲十足,可是等落到庆计的手上时,却是已经内劲全消,整把标枪变得轻飘飘的,似乎是原本就是在这个地方交到他的手,根本就没有在空中飞过这段距离。
      庆计本来已经运足了内劲,準备好好接下这一记内劲十足的试探,没想到竟然会空忙一场,幸亏他实力不俗,发觉不对劲时,立刻调整了自己的重心,这才没有因为用力过猛,内劲扑空而出丑。
      再看自己手中的这把标枪,入手沉重而有韧性,竟然是用自己不知道的一种材料製成的,通体闪着奇异的银光,枪身刻有细细的螺纹,握起来非常舒服,可以非常方便地使上内劲,细长的枪尖是稜形的,每一面上都刻有放射性的线条,长短粗细各不相同,但却组成了十分完美和谐的图案。
      庆计知道自己手中的这把标枪绝非常物,他不禁对辛西雅产生更大的好奇心,这个身材极好的美丽女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像这样有实力又有外貌的女人应该会是很出名的,怎么自己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呢?
      但面前的对手不让他再多加思考了,西罗非哈狞笑一声,翻腕从腰间抽出了冷电四射的长剑,傲然说道:「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狂涛剑术!」
      「你少吹大气,来吧!」
      庆计将手中的飞电标枪一振,枪身居然发出隐隐约约的风雷声,这固然是飞电标枪的特性,但庆计能做出这样的动作,说明了他的实力的确是非同寻常。
      西罗非哈的脸色一正,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知道自己面前的敌手绝对比自己手下的剑士所说的还要厉害,身为真正高手的他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再无丝毫的轻敌之意。
      站在西罗非哈面前的庆计顿时感到一股杀气排空而来,週遭的空气变得又冷又滞,不再是方纔的模样。天剑园出来的剑士果然有着不容忽视的实力!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反击的话,那么就会让西罗非哈的气势越来越高,从而把自己压倒。
      庆计手中的飞电标枪在前面抖出了一个漂亮的银花,凌厉的气势好像是一道利箭穿透了西罗非哈的身前的真气,引得空间的气流作着不规则的扭动。
      「杀!」一声沉喝震耳。
      身影如电,西罗非哈离地飞射,直扑前面的庆计,手中的宝剑光华耀目,在阳光下已然消失了剑身,指向庆计的心坎要害,来势之疾,骇人听闻。
      「好厉害!」庆计暗暗吃惊,手上更不敢怠慢。
      飞电标枪在自己的前面空间舞动,一道道银光漫天澈地,枪身则在自己的身前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
      「噹!」
      西罗非哈的宝剑居然準确地击中了舞动中的飞电标枪的枪身,金属的颤悠声中,两个人均是身形一震,退了半步,势均力敌。
      「你的身手不错嘛!」庆计在换气的空档还忍不住说了一句,「不过现在轮到我来攻击了!」「了」字还在空中响着,飞电标枪已经幻出五朵灿烂的银花,破空的凌厉劲气发出夺人心志的啸声,由于速度太快,甚至可以听到音爆的响动。
      西罗非哈手中的剑幻起重重剑网,神色平静地将庆计的攻势一一接下,同时依靠脚下快速而奇妙的步法慢慢贴近庆计,使得庆计手中的飞电标枪攻击範围不得不随之缩小。这样一来,标枪的攻击力就大为减少。
      终于让他窥得一个时机,手中的利剑一扬,一大步冲到庆计的中宫,猛攻三剑,一面出剑一面叫道:「小子,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剑法!」
      庆计大喝一声,连出五枪才将这三剑封住,同时藉此脱开西罗非哈的纠缠,拉到了出枪的最好位置。因为两个人手中的武器长短不一样,攻击的手法和特点更是截然不同,西罗非哈要拉近于庆计的距离,而庆计则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才可以真正发挥出枪的威力。
      西罗非哈岂能让庆计如愿,他抢上一步,手中的宝剑挽出一道硕大的剑花,凶狠地朝庆计冲刺,口中喝道:「接我的狂涛剑术吧!」
      可怖的剑气澈地漫天,寒气砭肤刺骨,西罗非哈竟然在转瞬之间攻出了狂野的十八剑。十八道剑影,道道足以致人于死地,有若惊涛骇浪一般从四面八方朝庆计涌来,又好像水银洩地一样让人避无可避。
      天剑园的狂涛剑术果然是可怕,所有在一旁观看的人都为之一惊。西罗非哈的手下剑士更是拚命地为自己的大哥吶喊助威,恨不得西罗非哈一剑将庆计刺个透心凉。
      庆计奋起全身的功力,用飞电标枪在自己的身前组成了层层迭迭的屏障,好像是在潮水前面筑成的堤坝,成为狂风暴雨般的剑影前面一道坚固的防线。
      庆计沉着冷静地应对,将西罗非哈狂攻而来的利剑一一封出。西罗非哈更是狂怒,提足了十二分的功力发狂地攻击。
      一道道光华夺目的剑影在银色的堤坝前面迸裂,消散,但马上又生成了新的冷电随之而来,连绵不绝地冲击着。
      庆计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挡架的同时,不时的闪招、抢入、反击、回敬。飞电标枪常常在意料不到的地方神乎其神地出现,逼得西罗非哈也不得不退步收剑抵挡。
      人影进退如电,两人在场中展开了空前猛烈的一场恶斗。片刻之间两人已经交换了十八招,依旧是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庆计与西罗非哈的狠斗,双方渐渐到了忘我的境界,两人都是因未能得手而发狠猛攻,凶险的绝招层出不穷,每一照面皆隐伏着可怕的危机。使得一边的看客纷纷退后,附近五丈之内,没有人敢走近这一对高手的圈子。
      被玉珠打下湖的剑士满身湿漉漉地跑了过来,指着叶天龙三人口中大叫道:「大伙儿上啊,抓住他们三个混蛋,是他们先动手的!」
      在一边正无聊的男人哈哈大笑,指头一点左宰府的剑士们喝道:「你们胆子不小啊,竟敢在艾司尼亚街头聚众闹事!」
      一个看来是剑士小头目的家伙怒声道:「好个臭汉,居然敢惹我们左宰府的人!……啊……」
      辛西雅不等他说完,已经抬手赏给他一记劈掌,口中同时喝道:「居然对公子出言不逊,找死!」
      一股劲风如狂涛袭向那个出言的剑士,气流高速划开空气发出了呼啸的锐声,这一有着雷霆万钧之势的劈掌让所有的左宰府剑士为之一惊。首当其冲的那个剑士更是脸色大变,双掌一翻,狂叫声中将全身的内劲发出意图抵挡住辛西雅的这一掌。
      砰然轰鸣,倏地一道人影倒飞,这个剑士脸色苍白,连退了几步后突地一个趔趄,一跤摔倒,跌坐在地上,粗喘不已。可怜的他先是在玉珠的手下吃瘪,现在又被辛西雅一掌放倒,让他不禁怀疑自己的武功这么多年是不是都白练了?
      左宰府的那些剑士知道遇到扎手的人了,但多年来养成的骄气让他们还是抽出了腰间长剑,发喊一声,气势汹汹地朝叶天龙三人扑来,试图用人多的优势来将这三个人击倒。
      「来得好!」
      叶天龙大叫一声,率先迎了上去,略一侧身避过劈头的一剑,然后一翻右腕,右拳有如闪电一般的直捣面前敌人的前胸,其势如电,快捷刚猛异常。这个剑士根本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只有勉强微侧身闪避,被这一记强猛霸道的铁拳击中了肩头,一个身子顿时倒退出四五步,跌到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而此时叶天龙在辛西雅和玉珠两大高手的左右护卫下,真是威风凛凛,横扫八方,根本连闪避的动作都不用作,因为所有攻向他的招数都被身后的两个高手完全挡住,他只管尽情施展自己的功夫击倒一个又一个的剑士,这一场战斗真是他有生以来打得最敞开淋漓的一仗。
      「看来带着辛西雅和玉珠还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望着倒了一地的敌人,叶天龙十分有气派地背起手来,一副气傲苍天的样子,大有绝顶高手的气势。
      西罗非哈满头大汗地朝庆计连刺三剑,然后藉势跳开,正要说话,突然间发现自己带来的那些剑士居然全部被叶天龙三人击倒了,不禁大吃一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所有的剑士打倒,其身手绝对可以列为顶级高手。
      庆计也感到暗暗吃惊,现在的他对叶天龙的估计是越来越高了,先不说别的,就凭叶天龙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两个人就足以在艾司尼亚掀起一番风波了。
      西罗非哈怒声道:「好家伙,居然敢架左宰府的梁子,……」
      叶天龙轻鬆地说道:「难道你们左宰府是动不得的老虎吗?」然后脸色一沉,对庆计说道:「当街闹事斗殴,按照帝国的法令,应该如何处理?」
      庆计一愣,突然间明白过来,恭声道:「回大人的话,应该是披枷示众或者是重杖四十。」
      西罗非哈气急败坏地喝道:「你们……」
      叶天龙大喝一声,断然道:「庆计将军,本督现令你将这些犯人统统抓到东督府里去,严惩不怠!」
      西罗非哈恍然明白过来,知道眼前男人居然是新任的东督叶天龙,好汉不吃眼前亏,见玉珠和辛西雅从左右向自己逼过来,知道自己就是能使出全部的功夫也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而且现在自己又已经和庆计剧斗了一场,当下连退八步,抓过一匹骏马,翻身上马后丢下一句话,「左宰府不会放过你们的!」然后就落荒而逃。
      叶天龙叫住了想要追的辛西雅,含笑说道:「让他回去报告给左宰也好!」
      旁观的众人散去了,也将这个新任东督上任来的第一件事情传了开来,让艾司尼亚的人看到了一丝清亮的光线,因为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人动过那些拥有特权的贵族显官,他们现在只希望这位东督大人能将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下去。
      绾贞将叶天龙他们让进了店里,奉上了茶水后,对叶天龙说道:「小女子不知东督大人光临惠顾,实在抱歉!」
      叶天龙摆摆手道:「绾贞姑娘,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这个负有艾司尼亚治安权的人,这些仗势欺人的走狗给你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吧?其实他们早就应该受到教训了,只可惜……」
      听到叶天龙的歎息,绾贞含笑道:「叶大人真是这样想的话,那可是艾司尼亚市民的福气了。绾贞祝愿大人万事如意!」叶天龙大喜,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绾贞一步,让她真正将自己放到心中了。
      庆计暗暗叫道:「好家伙,果然厉害!」不过他也实在感到有些振奋,能和这样的男人一起做事,生活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果然不出所料,叶天龙转脸对庆计说道:「从明天起,你就负责组织艾司尼亚的治安巡逻队,对所有胆敢闹事的人都好好整治!」
      然后他对庆计详细说了自己的构思,让庆计和一边的绾贞听得目瞪口呆,但又不得不佩服他的奇思妙想。
      午后,左兰心的房间来了一位很有精神的俏丽少女,长长的马尾辫在背后十分有活力地甩动,月牙眼中跳动的慧黠让人见之欣喜。
      望着恬静的女主人一如既往地坐在舒适的胡床上,背靠着柔软的垫子,正在翻看着手中的书籍,龙灵儿笑嘻嘻地道了一声:「左姐姐,你好!」
      左兰心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抬起螓首温柔地望着这个很有精神的龙族少女。
      「龙小妹,有什么事吗?」
      「没有事情就不能来看看可爱的左姐姐吗?」龙灵儿歪着可爱的脑袋,眨着美丽的眼睛说道。
      「当然可以!」左兰心十分秀气地笑了一下,柔声道:「龙小妹,你先坐下来吧!」
      龙灵儿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了左兰心的跟前,双手托着自己的香腮,直直地看着面前清秀的美女。
      左兰心不太自然地摸了一下自己的粉颊,然后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不去找于姐姐她们吗?」
      龙灵儿嘟了一下小巧诱人的嘴巴,悻悻地说道:「别提了,凤姐姐她正忙得很呢!」
      「喔,她在忙什么吗?」左兰心颇感兴趣地问道。
      龙灵儿轻歎了一口气后才答道:「还不是为她和叶天龙的婚事,琴姐姐也忙得起劲,两个人既要準备这个,又要安排那个,快活的不得了!」
      左兰心诧异于龙灵儿口气中的醋味,莫非这个龙族的少女也喜欢叶天龙不成?但从她平日的言行来看,没有一点的蛛丝马迹可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而且心思慎密的左兰心还发觉到龙灵儿口中对叶天龙的称呼,这其中有点奇怪,龙灵儿怎么没有像在众人面前那样称呼叶大哥,而是直接叫叶天龙的名字呢?
      按下心中的疑惑,左兰心说道:「这倒是一件值得大家高兴的事情,如果说出去的话,绝对会引起整个艾司尼亚的轰动。」
      龙灵儿突然说道:「左姐姐好像也喜欢叶天龙吧?」
      左兰心的粉脸微微一红,美目中闪过一丝的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她用一种恬淡的口吻说道:「龙小妹,你别乱说话,不然的话,姐姐会生气的。」
      龙灵儿轻吐小香舌,然后笑道:「哈,左姐姐不好意思了!」
      左兰心的嘴角浮起了一丝的浅笑,道:「龙小妹,你老实告诉我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龙灵儿将双手一拍,欣然说道:「如果是灵觉超人的左姐姐,我就知道瞒不过左姐姐的!」
      左兰心的芳心暗暗吃惊,脸上却现出不解的神情说道:「龙小妹,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灵觉超人,姐姐我一点都不懂。」
      龙灵儿摇摇头,说道:「左姐姐,你是知道的,因为你的身上具有只有神殿圣女级的人才具有的灵觉。」
      左兰心娇躯微微一颤,十分惊异地望着眼前娇小玲珑的龙族少女。
      龙灵儿狡黠地一笑,续道:「不瞒左姐姐你说,我身上有心族的一半血统,除了神殿中身具灵觉的人,很少有人可以在我面前不被我看穿的,偏偏我就无法看穿姐姐的心。」
      左兰心的眼中闪过恍然大悟的神情,但还是辩解道:「难道说别的人就不会身具让心族人看不穿的功夫吗?」
      龙灵儿笑嘻嘻地说道:「左姐姐说得没错,可是姐姐你忘了,当初在救柔娘的时候,姐姐露了一手高超的圣灵之光,那可是神殿最高级的治疗术。」
      左兰心微微一歎,没有想到自己稍微一疏忽大意,就会被这个精灵古怪的龙族少女看破行藏,不过她还有一个疑问。
      「龙小妹,你怎么知道我用过了圣灵之光,我可是在大家到来之前使用的,使用的时间很短,而且还只是用了非常轻微的程度,应该不会被你们发现的。」
      「不是我们,是我!」龙灵儿骄傲地说道,「原因很简单,我们龙族的人对神殿的圣灵之光十分敏感,只要是使用过圣灵之光的地方,空间中就会留存着一些圣灵之气,我就是根据这一点才断定姐姐是神殿圣女级别的人。」
      左兰心不再掩饰什么,点头说道:「龙小妹,你说的很对,我的确是神殿圣女之一。别把这事告诉别人了吗?」
      龙灵儿摇摇头,说道:「没有,而且我也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的,左姐姐也不要把我的心族血统告诉别人喔!」
      左兰心宛若春花般的浅笑,明眸中闪过一丝动人的神光,说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秘密吗?」
      「正是,正是!」龙灵儿用力点头,脑后的马尾辫活泼的跳跃,「左姐姐好聪明啊!」
      左兰心被眼前的龙族少女那神情逗得终于笑出声来,她边笑边坐正娇躯说道:「既然你都这么夸奖姐姐了,那就让姐姐再来猜一下你的目的吧!」
      弯弯的月牙眼定在左兰心的清秀娇靥,龙族少女似乎是有些不信面前这个女子所说的话。
      「你是不是要姐姐我帮忙把柔娘脸上的伤势修复好啊?」
      好像是自己的心被别人看透一样,向来只有看别人心思的龙族少女终于体会到这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左姐姐好厉害啊!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你也看出别人的心思吗?」龙灵儿半天才吐着香舌问道。
      左兰心满意地一笑,道:「姐姐的灵觉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你自己去想一下吧!」
      龙灵儿侧着脑袋想了想,突然一拍双手道:「我明白了!在我说出神殿圣女和圣灵之光的时候,姐姐就知道我的来意了,对吧?」
      左兰心嘉许地望着龙灵儿,点了点螓首,然后站起身来。
      出门的时候,左兰心突然对龙灵儿道:「你的事情最好都让你于姐姐知道,我发现她其实有着绝不输于我的灵觉,虽则她并不是神殿出身的圣女。」
      「我知道了,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瞒于姐姐的,因为我最喜欢她了!」
      龙灵儿点头应道,而她的心中暗道:「我怎么不知道于姐姐的超人灵觉?她可是和我的心灵最合拍的人啊!」
      左兰心闻言不禁诧异地望了一下身边的龙族少女,她突然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似的,檀口微张,但却又欲言欲止。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网站你懂得_av狼公告_av狼聚集地新人_av狼新人开放注册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