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入妈妈的小洞穴

    时间:2018-06-13 我和妈妈千代子住在靠近大阪附近的小镇里,爸爸松田慎吾在五年前因为事业失败藉酒消愁,结果在一次酒醉后开车不小心,发生车祸而去世,只留下我们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幸好我们所住的这栋房子登记的名子是妈妈的,还不至于流落街头作野孩子,自从爸爸去世以后,妈妈就身兼严父和慈母两种角色,对我的管教宽严并济,因此我在心里对妈妈是又爱又怕的,不过她还是很疼爱我的,除了重大的过错以外,一般小过失也只是责骂一番,从来都不曾打过我。我们就靠着妈妈出外工作的微薄薪水过日子,虽然物质上不是很充裕,但我们还是过得心安理得,平静安详的生活。
    这天,就读中学三年级的我下课后,回家吃完晚饭,妈妈见我一付疲累的样子,就叫我先去睡觉,打算晚上再叫我起来作功课。我回自己的房里睡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自己先醒了过来,想到今天在学校里同学借给我看的黄色书刊,正好趁这夜半人静的机会拿出来观赏。于是便从书包里拿了出来,躺在床上边观看边用手抚摸着我那被激情的内容刺激得胀成一支大肉条的鸡巴,看到精彩处,更忍不住地用手上下捋动我的鸡巴,觉得一股欲火无处发泄而不知怎样才好。
    忽然间,我的房门被打开了,一脸震惊的妈妈穿着睡袍出现在我的房前,受到这一突变状况而吓呆了的我,本能地一手掩着下体,一手盖住黄色书刊,双腿微屈,眼里带着恐惧的神色望着妈妈,怕她一怒之下不知要如何处罚我。
    或许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妈妈也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我只觉得她的一双媚眼瞟向那书刊上的裸体女性照片,有时还瞄了瞄我的鸡巴,一瞬间,时间像是冻结了一般,双方好像都可以听到彼此粗重的息和急速的心跳声,过了好一阵子,妈妈终于打破令人窒息的沉寂,颤抖着声音,轻轻地责备着我,说道︰「你……你为什么看……这种……不知羞耻……的书……这种事……不……不好呢……」
    我用惊慌失措的眼楮看着她,颤抖着道︰「妈……妈妈……我……我……」
    妈妈的身子颤动了一下,走近我身边,用爱怜的声音说道︰「可怜的儿子……」说着,就把我的头抱在她胸前,母子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痛哭着。
    哭了一会儿,由于我刚刚看了黄色的裸女照片,这时抱着妈妈的娇躯,引起了我一阵狎思,妈妈大概也自从爸爸去世后,没有和男人拥抱过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如此一来,更引发了我内心的性欲沖动。
    我抖着双手,慢慢环过妈妈的縴腰,在她背后四处游移着,手感细腻柔嫩,肌肤充满弹性,使我的血液更加奔腾不已,最后抚上那肥隆高耸的臀部,不轻不重地揉捏着,胸膛接触的是她怒耸的酥胸,两颗尖硬的乳头在我胸前顶动着。
    我有生以来何曾如此接近过女性的身躯,由其是如此成熟丰腴成熟的胴体,霎时令我血脉喷张,一股暖流由我的小腹一直向上升起,扩散到全身,胯下的鸡巴也忍不住地挺了起来,抵在妈妈的三角地带,这时我只知道紧紧地搂住妈妈的娇躯,让她和我贴的更紧密。我抬头看了她的脸,只见妈妈的娇靥羞红满面,媚眼微闭着,似乎也在享受着这甜蜜的拥抱吶!
    我感到妈妈的心跳极速,身子轻轻地抖着,粉脸儿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只觉得她美艳欲滴,风华绝代,可能是因为她太美了,没人敢随便追求她,所以从爸爸去世后,心里一直很寂寞,直到我今天拥抱了她,才使她芳心蕩漾。
    我的手这时已不是仅在她背后活动,连她的縴腰、小腹、还有滑嫩的大腿都是我攻击的目标了,在我不断地乱摸之下,她身躯直扭着挣扎,小嘴里无意识地低声道︰「不……不要……呀……呀……哦……嗯……不要……好难受……哎唷……呀……」
    我把鸡巴对準了她的阴阜厮磨着,在她呀呀的娇叫声中,冷不防地把双唇对正妈妈性感的樱桃小嘴上,在她还来不及逃避之前,咬住她的嘴唇,大胆地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嘴里,妈妈︰「嗯……嗯……」地从子里轻哼了几声,在她体内熊熊烧着的欲火已使她不自觉地和我热吻了起来,我更是趁机把鸡巴不断地磨擦着她的阴部,让她一直保持热情激蕩地微微颤抖着,子的嗯哼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吻到后来,妈妈的双手也环到我的颈后,伸出香舌插入我的嘴里和我互相吸搅着,一种女性特有的体香直沖我的子,使我的性欲更加勃发地双手伸向她睡衣的前襟上,由外面按着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磨搓着,一股结实的弹力立刻在我掌心感觉到,好充实饱满的乳房啊!
    我又感到摸得不过瘾,乾脆伸进她的睡衣口,直接握上那两团肥乳,开始捏揉起来,时而用两根手指弄那峰顶的两粒奶头,妈妈的乳房丰肥柔嫩,尖挺傲人。
    妈妈这时把她的头往后仰着,小嘴向空中吸气,因而使她的胸乳更加突出,子里︰「嗯……嗯……」地哼着,我褪下她睡衣的上半身,霎时,那对饱满的乳房从她口弹了出来,粉红色的奶头抖着圈圈在我的眼前跳跃着。
    妈妈微微地挣动了一下,娇声哼道︰「不……不可……以……你不能……脱……我的……衣服……」
    我顺着她的颈部然后往下吻,停留在她粉玉琢的胸部,色急地一口含住了她粉红色的乳尖,一手握着饱满的乳房基部,一手伸向她的小腹上,来回地摩娑着。妈妈的口中发出︰「嗯……嗯……英……英二……你……你……哎呀……哎唷……我……我……嗯……」
    妈妈不断地呻吟着,欲火已燃烧着她全身四肢百骸,一股又酥、又、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她十分舒畅又觉得受不了,这时我的心中也咚咚地跳个不停,下面的鸡巴怒挺得又硬又翘,真恨不得马上就干进她的桃园小洞穴中好发泄一下。妈妈的口里还在叫着︰「不可以……你……不可……以……对我……乱来……呀……呀……」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继续吻着毫不放松,用舌尖一直舔弄着她饱满圆润的奶子,我沖动的无法再忍了,终于伸手将妈妈的睡衣再往下拉到她的大腿边,一条浅黄色的小三角裤露了出来,我把手潜到那小三角裤的松紧带里,正要往下脱掉它时,妈妈原本紧闭着的媚眼忽然睁了开来,她已经感到这是最后的一道防线了,双颊染赤地羞急叫道︰「不……不行……我……我是你……的……妈妈呀……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一面用她的小手急着来阻挡。
    我脱她小三角裤的手,慌急间突然踫到了我胯下涨得粗硬的大鸡巴,一阵激动,使她如被电击到了一般,从她的手开始,然后抖到她的全身,最后整个人浪酥酥地软在我怀抱里。
    我见她的理智已经全面崩溃了,忙把她的娇躯放在我的床上,努力地把她那小三角裤从她的肥臀上褪了下来,呀!妈妈那迷死人的美妙阴户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她那殷红的方寸之地饱满成熟、丰隆高凸,尤其那倒三角形丛生的阴毛,细细柔柔的,乌黑亮丽无比,我用手指拨开妈妈微红的小阴唇,发现中间一粒涨红的小豆豆凸立在她阴唇的下方,于是就用手指去拨弄它,又使妈妈全身大大地抖了几抖,小穴洞里泌出了一些暖滑滑的淫水,我看妈妈那个肥凸的阴户像个小馒头似的,好像很好吃,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巴,把妈妈的小阴户含在嘴里,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小肉核,又吸了一口妈妈的淫水,只觉有点腥腥的,但还不算难吃。
    妈妈被我调弄得娇躯不规则地颤抖个不停,小嘴儿里张得大大的,不停地倒吸着空气,喘着喘着她整个人瘫在我床上,只是哼着︰「哎唷……啊……英二……妈妈……要死……了……妈……妈妈……又……啊……又流……出……来了……」
    妈妈那曲线玲珑,窈窕动人的胴体,活色生香地横躺在床上,肌肤雪白里透着红润,高挺饱满的双乳,随着她激烈的喘息声在她香酥肥嫩的胸前抖动着,把我整颗心都蕩出了心窝,大鸡巴硬直地峙立在我的胯下。
    我再也不管眼前的女人是我的亲生母亲,三两下飞快地脱掉我的睡衣,学着黄色书刊上的动作,把身体压上妈妈那身雪白蠕动的娇躯。
    妈妈这时因为情欲激发,也不管现在骑在她身上的是她自己亲生的儿子,也不管什么贞操的关念,只求她内心的欲焰能够浇熄,小嘴里不住呻吟着道︰「啊……唷……好……儿子……妈妈……难……受……死了……快……妈妈……痒……痒死了……喔……喔……快来……呀……」
    我的双手在她姣美的胴体上四处抚摸着,下面的大鸡巴寻找着妈妈的小洞穴,但因经验不足,顶了半天还找不到入口,妈妈和我一样也色急得很,逼不得已只好伸出素手拉着我的大鸡巴,引导着大龟头顶在她淫水潺潺的小洞口,哼着︰「唉……呀……快……妈妈……的……好……儿子……快……快干进……来……吧……呀……你的……大鸡巴……好……烫喔……」
    我一感到龟头一阵温热,出于动物干穴的本能,知道就是这里了,急把屁股一沉,猛力一刺,「滋!」的一声,便插进了半根大鸡巴。
    这时,房里响起一声惨号,原来是妈妈痛得大叫道︰「呀!……哎……哎唷……痛……痛死……人……了……唷……痛……好痛……呀……死儿子……哎……轻……轻点儿……嘛……哎唷……妈妈……痛死了……啦……」
    她的娇躯一阵抽搐,玉手扬起,紧紧地抱住我的屁股,限制我的行动,好让她自己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我感到大鸡巴被一层温暖暖的嫩肉裹住,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我停止了继续挺进的动作,这时的大鸡巴已经窜入妈妈的小洞穴里三寸多了,我想妈妈的小穴已经被我佔有了,也不怕她害羞地跑掉了,于是怜香惜玉地轻吻着妈妈的粉脸对她说道︰「妈……对不起……我太沖动……了……你还痛吗??」
    妈妈摇摇头,嘴里含混地说道︰「哎……你……嗯……嗯……妈妈……有点痒……了……你……快动……动嘛……哎……哦……」
    原来妈妈已经欲火攻心,尤其是我的大鸡巴还插在她的小穴穴里,就像一支大肉棒顶得她麻酥痒,什么滋味都尝遍了,这时的她正等着我大鸡巴的攻击和佔她的小肉穴,我在她的呻吟和浪语中得到了继续插弄的允许,便转动着屁股,使龟头在她小穴里也跟着像螺丝般旋转起来,使她非常舒爽地哼道︰「呀……呀……对……哎唷……哎呀……喔……好……舒服呀……喔……喔……大机巴……儿子……你……干得……妈妈……舒服极……了……哎唷……妈妈……爽……爽死了……啦……哎唷……喂呀……喔……喔……喔……」
    妈妈爽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巨颤着,我的大鸡巴从出生以来没有像这么痛快的时候,而且插的是我美艳柔媚、娇嫩欲滴的亲生妈妈呢!又加上这些莺声燕语般的浪叫淫哼,更使我把小时候吃奶的力量都用出来了,只不过妈妈的乳房不像我婴儿时期有奶给我吃罢了!
    我含着一支乳头,拚命地夹紧屁股用力地抽插着妈妈的小穴,使她小穴穴里的淫水像夏日的雷雨般猛泄而出,一阵一阵接连地泄个不停,把我的床单浸湿了一大片,妈妈不时地呻吟着︰「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心肝宝贝……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妈妈……受……受不了……哎唷……我……我爽死……了……啦……」
    我知道妈妈快要进入高潮了,更加卖力地扭动着,挥动我的大鸡巴直捣她的小穴心,同时顽皮地问道︰「妈妈!你舒服吗?」
    妈妈没命地浪叫着道︰「好……舒服呀……哎唷……妈妈的……亲……儿子……你……干得……妈妈……爽死……了……啦……」
    我逗着她道︰「妈妈!叫我亲丈夫,亲爸爸,我会干得你更爽。」
    「哎唷……哎……呀……不……不要……我不……不要……嘛……」
    她的娇躯这时已流出一层汗珠,舒服得三七魄都快要散掉了。
    我道︰「妈妈,你不叫我就把大鸡巴抽出来了喔!」
    这当然是故意逗着她的,这么美好的一块天鹅肉,我的大鸡巴哪有不吃的道理?妈妈突然地娇躯一阵抽搐,两支玉手更是死紧地抱住了我的阔背,像发了羊癫疯也似地抖筛着肥臀配合我大鸡巴的韵律,浪声大叫道︰「啊……不……不要……抽出去……妈妈……妈妈叫……了……亲……亲丈夫……大鸡……巴……亲爸爸……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妈妈……要……被我……的亲……丈夫……干……干死……了……啦……心肝……亲爸……爸……呀……好……好爽……喔……花……花心麻……麻了……啊……啊啊……又……又来……了……妈妈……又……又要……泄……了……」
    这时妈妈原本紧窄的肉洞,已经被我干得渐渐松了,加上她大股喷泄的淫水滋润,让我的抽插更是得心应手,越插越快,大鸡巴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声和淫水抽动的「滋!滋!」声,混合着妈妈小琼里哼出来的浪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在这春天迷人的夜晚里四处回响着。
    妈妈舒爽得猛摇榛首,发浪翻飞之中,散发出一阵阵温馨的迷人香味,我的大鸡巴也不负妈妈所望地越干越深入,已经把整根八寸多长的大肉棍顶到了妈妈的穴心子上,使她贝齿咬得吱吱作响,媚眼番白地大声浪叫道︰「美死……了……哎唷……哎……我的……亲……亲爸……爸……心肝……大鸡……巴……亲丈……夫……呀……我……我要……碎……了……会……爽死……的……啊……啊……啊……呀……喔……喔喔……啊……我……我……妈妈……要……要泄……要……泄给……我……的……大鸡巴……亲……亲丈……夫……了……啊……啊……」
    只见她娇躯一阵抖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骚浪地泄出了一阵阴精,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昏迷过去了。
    我趴在她颤抖抖的娇躯上,见她呈现着满足的微笑,让我太高兴而骄傲了,虽然我还没有射精,但是能使妈妈啊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征服一向高高在上的妈妈,真是令我雀跃万分。
    我吻着妈妈的娇靥,边想道︰「奇迹!真是奇迹,想不到被妈妈撞见我偷看黄色书刊的结果,竟能玩到妈妈千娇百媚的肉体,若不是因缘巧合,怎能和我亲生的母亲携手共赴巫山云雨,享受颠鸾倒△的乐趣呢!」
    妈妈被我吻得「嗯!……嗯!」地轻轻呻吟着醒了过来。
    我继续边吻着她边道︰「妈妈!你醒了,还舒服吧!」
    妈妈娇羞满面地道︰「嗯……你……唉!……妈妈……舒服……死了……只……只是我们……实在……不……应该……如此……的……我……我怎么……对的……起……你的……爸爸呢……唉……」
    我不再答话,反正玩都玩过了,大鸡巴还又硬又翘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吶!我把大鸡巴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进去,妈妈震得娇躯一抖,双手紧抱着我,浪声叫道︰「哎……哎唷……你……你还没……泄……泄精啊……喔……喔……又……顶到……妈妈……啊……的花……花心……了……啦……啊……啊……啊……」
    我突然停了下来,道︰「不要用你叫我,要叫亲丈夫或亲爸爸才可以,不然我就不干你了。」
    妈妈被我吊足了胃口,只好又娇媚地浪叫道︰「好……吧……妈妈……叫你……亲……亲丈……夫……了……哎唷……啊……妈……妈要……叫……你……大……鸡巴……爸爸……了……哎……啊……啊……快……快顶……嘛……妈妈……的里……里面……很痒……啊……喔……喔……嗯……羞……羞死……妈妈……了……啦……」
    我看她急得都快掉眼泪了,粉脸羞红,别有一番娇媚的情趣,听她叫得这么淫蕩热情,肥嫩的大玉臀也开始摇动了起来,不忍心再折磨她,终于又挺动着大鸡巴对着她的小肉洞插干了起来。这样又引起她另一波的欲火,浪叫着道︰「呀……呀……妈……妈妈……要被……亲……丈夫……的……大鸡巴……奸……奸死……了……哎……哎唷……这一次……真的……要……要了……妈妈的……命……了……喔……喔……妈妈……要……跟……大……鸡巴……亲丈夫……亲……亲爸爸……死在……一起……了……啊……啊……唷……唷……」
    妈妈舒服得像灵儿飘在空中一般,我也兴奋地屁股一直往她小腹挺,把大鸡巴每次都深深地干入她的小穴里并大叫道︰「亲……妈妈……快挺上……来……一点……再快……一些……你的……小……穴穴……真紧……干……得我……舒……服……极了……」
    妈妈也很努力地把她的大肥臀直往上挺动,叫着道︰「啊……啊……亲……亲丈夫……妈妈……呀……受不……了……呀……呀……哎唷……喔……喔……爽死……妈妈……了……啊……亲……爸爸……你……还……还没……啊……泄……泄精……在……人……人家……的……里面……哎……哎唷……妈妈……受……受不了……啦……喔……喔……」
    她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对着我的大鸡巴凑上来,好让她的小肉穴跟我的大鸡巴更紧密地配合着,她真是个娇艳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无比的浪叫声,我相信不论是哪个男人听到了,都会忍不住地操着大鸡巴插干她。
    我见她酥胸前的两团肥嫩饱满的大奶子摇来蕩去地抖得可爱,不由得伸出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入手又嫩又暖,极富弹性,手感美极了,又揉又捏、又抚又磨地玩得不亦乐乎,峰顶两颗奶头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来,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们舐咬含吮着,妈妈的娇靥显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着上气接不着下气,媚眼半闭,如痴如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姣美的粉脸红郁郁地浪得让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干她。
    龟头一下下地直顶到她的小花心上,使她酥麻麻地好受极了,我狠狠地了她几千下,妈妈也毫不示弱地回顶了上来,直到她又浪叫着道︰「哎……哎呀……亲……亲……丈夫……小……浪穴……妈妈……要……要泄……泄……了……啊……啊……喔……顶……顶快……点……我……我要……来……来了……啊……啊……」
    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向着我的大龟头上浇来,最后她又把屁股扭了几下,叫道︰「啊……啊……我……我来……来了……啊……喔……好……好美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时,把一股精液直喷向她的穴心子里,酥麻麻地和她并叠着拥抱而眠。
    睡了二个多小时,我才在她轻微的蠕动之中醒了过来,只见妈妈被我压在身下,媚眼直凝睇着我,满脸嫣红的羞耻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缘关系,一股世俗的伦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对着我。
    我见气氛沉闷,轻吻着她的脸庞道︰「妈妈!你刚才泄得舒服吗?」
    「嗯!……」的一声,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娇靥藏在我的胸前,这娇羞的神态,就如同刚开苞的新嫁娘,让人又爱又怜。
    我再用双手轻轻抚着她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大屁股,道︰「妈妈!我的大鸡巴干得你很美吧!今晚就是你和我的新婚之夜,妈你留下来和我一起睡觉吧,以后我们都要睡在一起,每天玩大鸡巴干小浪穴的美妙游戏,好吗?」
    妈妈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唾液,吻罢,四目含情地对望了一眼,灯也不关地就此交颈而眠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网站你懂得_av狼公告_av狼聚集地新人_av狼新人开放注册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