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栋楼的故事

    时间:2017-12-07 「我喜欢你。」
      意料中的答案,我苦涩的笑一下。
      美玲,单身,才二十出头,正是年轻又有活力的年纪,在我的部门里是出名的美女,公司里有多少未婚男子抢破了头。
      我摇了手上的红酒,瑰丽的酒波呈现不规则的型态。
      「我有老婆。」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对我的感觉。」美玲小脸上红扑扑的,一双明亮的眼睛洋溢着水花凝视着我,「你,喜欢我吗?」
      很不错的女人,真的,凭她的条件,勾勾手指头,男人一定如狂蜂一样,飞扑而来采这朵花蜜。她,绝对是最甜的。美得我都有点不忍心拒绝。
      「如果……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不介意作你的情人。」
      真让人心疼的女孩,我从她眼神看到了恋爱的希望。不过,这不该是属于我的。
      「我爱我的妻子。」我坚定的说着。
      「你爱她?」
      「你爱她什么?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年老色衰,见不得人了吧。否则,公司的聚会,怎么从来不见你带她来……」
      我不想辩驳,我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的眼泪慢慢落下。
      「……」
      「你喜欢我什么?」我带点自嘲的语气。
      「……你成熟、稳重又懂得关心别人,还有很多很多的优点。」美玲脸上崇慕的表情,令我些许惭愧。「你很特别,跟我所认识的人都不同。」
      「你知道三年前的我,是什么样子?」我顿了一下。
      美玲认真的语气:「不知道。我也不在乎,即使你曾经坐过牢。」
      「我就是你现在眼里那些普通男人。」昏暗不明的烛光中,我似乎都能瞧见过去的景象。「大学没毕业,找不好工作,整天喝酒只会自暴自弃。」
      「就连嫖妓,还被警察抓过。」我自嘲的看着美玲,让她了解到我并不是她想像中的完美男人。
      「那又怎样。」美玲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到原因。或许她了解到我的转变是因为某个人吧。
      美玲一字一句缓缓道:「后来,是因为她。」
      「嗯。」我点点头。
      「她很温柔。」想到我老婆,就连我的内心都暖了起来。「教我很多东西,让我别太计较得失;别太在乎眼前的事;让我尽量待人和善。」
      「那时的我,在她面前就像个小孩。」我的嘴角不由得一翘,对我而言那些都是甜蜜的回忆。「呵呵……那时的我,傻呼呼,脾气拗得很,也只有她,才治得了我,乖乖的听她的话,努力工作。」
      「在当时我想,老天爷派了天使来救我吧。」我停一下,慢慢酌饮一小口红酒,滑腻甘甜的滋味在我的喉道晕开;甜美回忆的幸福滋味也在我脑海里晕开,「那时,日子真的很苦,两个人,一张床,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啊,呵呵……真的什么都没有。」
      「你知道吗?结婚一年后,我才买给她第一枚戒指……呵呵,当然,是背着她存,如果她知道了,当然是不准的。」
      「当时每天工作到大半夜,她总是辛苦的守在家门等着我回来。」我沉醉在老婆过往柔情蜜意里一时无法自拔。
      等我发觉到时间已经深夜了,我对着美玲歉然一笑:「对不起,没注意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我见美玲摇摇头,似乎想说什么?
      我慢慢一字一字的缓缓道:「现在,你可以了解,我不可能,也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美玲苦笑了一下,点点头:「你的老婆很伟大,我服了。」语气一顿,迟疑一会儿,「不过,如果你早遇到我,我相信我会比她更好。」
      「嗯,我相信,不过,你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我会的。而且比你好上百倍。」美玲俏皮的说着。
      我欣慰的一笑,「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美玲摆了摆手。「回去吧,别让她等急了。」美玲脸上散发自信的神情,令我感动不已。女人也是可以很坚强的。
      我点点头。
      「她……她漂亮吗?」
      美玲在我转身之际,问了我这最后一道问题。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是最适当,但我还是将心里最好的答案说出来
      「……嗯,很美。」
         ***    ***    ***    ***
      ……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偷偷跟着王科长回家。
      或许我不服输吧,我不相信,这世上有这样好的女人。
      王科长背后的肩膀,是那么有力,如此迷人。
      我随着王科长进入这栋有点阴森的大楼。我尽量保持着适当距离。远远看着他。这栋大楼似乎只有一两户。因为我只看到三楼的住户还亮着灯光。
      心里不安的跳了一下。
      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心惊,有点害怕。这栋大楼给我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的第六感很强,通常我觉得不好的事,都会灵验。
      但……但我实在是不认输,我很想看王科长的老婆是什么模样。能让这样好的男人,如此迷恋。
      直到王科长进到屋内后,我才慢慢的走到窗户旁小心翼翼的偷看。
      「老婆,我回来了。」
      「哇,有热汤喝啊,谢谢老婆,你最好了。」
      好幸福喔,原来科长真的是这样温柔的男人。虽然很多男人在外面多会吹嘘自己家庭多幸福,但实际生活是表里不一。但是科长他真的是新好男人啊。
      只是,王科长老婆人呢!
      为什么我都没看见?
      好奇心兴起,可真挡也挡不住,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慢慢的打开门。想不到,科长没锁门。
      我渐渐往屋子里走去,因为我听到科长温柔的声音。
      「啊……」我急忙的遮住自己的嘴巴。真害羞啊,想不到看到科长他的光屁股,我有点犹豫是否要离开。
      王科长他背对我全身赤裸着,似乎低着头跟他老婆聊天调情。
      唉呀,好好啊。被男人宠幸的女人最幸福了。
      我心里有点嫉妒。为什么,我真的比不上那个女人吗?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好讨厌啊,真的做了起来,要死喔。我真不敢看。只是……嗯,科长的身体还真强壮。
      科长结实屁股用力的撞击肉体声音。实在好听啊。……我真色呀……。
      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看到科长夫人的模样,暗暗在心里头念着,转过来让我瞧瞧,凭什么你这年华老去的女人,可以赢得过我。
      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很可怕。我自己也承认。
      所以我从来都不相信女人。
      或许,科长听到我心里话吧。一个大转身,原本趴在对面的科长夫人移到我面前的方向。
      首先我看到的是,科长老婆的模样。
      很……奇怪,这张脸,我总感觉到不对劲,似乎有点烂烂的。我缓缓凝视着她身体,远远距离看起来,似乎有一道道的缝线,我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好像是很多道割伤被缝起来似的。
      我再抬头看王科长,他脸上有一种怪异表情。似乎不是我熟悉的王科长,他彷彿变成另一个人。嘴里低喃:「嘶……呜……」奇怪的音节。
      而现在我才发觉不太对劲的一件事,屋内,只有王科长的喘声,但他的老婆却从来没有发出声音过。
      我再仔细的注视他老婆。
      眼睛……那一双眼睛一点生气也没有,两眼黑白的瞪大看着我,我心里顿觉一冷,我才发觉,那根本不是活人啊。
      我才注意到原来她的身体惨白得异常恐怖,而嘴里发青的舌头垂到下巴。
      随着王科长背后的摆动一晃一晃的。
      尸……尸体,科长的老婆是死人。
      「呜啊~~~~!」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
      王科长两眼翻白瞪视着我。
      「你看到?」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令人害怕的声音,王科长双手抓着我的头。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甩开,我尖叫,我乱踢,但都阻止不了他。
      「你这变态,疯子!快放了我!快放了我…呜呜……」我真的好害怕。紧缚的麻绳,令我觉得身子疼痛,更令我惧怕。我无法想像我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未知的恐怖,使我全身发抖。
      「啊,尿尿了。」
      冰冷的剪刀划过我身上衣裙,任我哭喊求救,似乎都没有人听到。王科长彷彿是个恶魔,手上的利刃,「喀擦,喀擦!」衣服上的碎布飞到我面前,我都能感受到剪刃割到我皮肤的刺痛。
      全身光溜溜的冰冷感,使我毛细孔紧缩起来。但我更感疼痛的是全身的肌肤被割到的刺热灼疼。
      「你的奶头,蛮漂亮的。」王科长大手一捏我的乳头。
      「疼……疼啊!」被挤压的乳头充血似的硬在前端。
      「喀擦。」左胸的乳头被剪掉。
      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呜呜……」我好想死掉啊,这里彷彿是在地狱,嘴里塞着棉布。我痛苦的摇着头。我好希望,好希望只是一场恶梦,一场恶梦。
      「贱女人,凭你也想跟我老婆比。你瞧我老婆是不是很美。」
      噁……,我尽量忍不住不去呼吸。但那股浓浓尸臭呛得我反胃。王科长抱着破烂尸臭的女人,站在我的前方,虽然身体疼痛不已,但眼前恐怖的景象,已经使我忘记了。我甚至有点惊吓过度,发呆似的看着。
      「贱女人,睁大你的眼睛瞧一瞧。」
      王科长神情狰狞的贴在我面前,那已经不是人的表情,我害怕到眼睛都不敢眨。
      「瞧啊,我老婆阴屄是不是美的很。」王科长怒挺的阴茎插在破烂的肉里,或许那已不是女人的下阴。两片乌血透黑的肉,流出来的汁液,暗血,黄脓,甚至从阴屄里爬出到阴毛上头的细白小虫。
      刺鼻的尸臭,腐烂的臭屄,只贴在我鼻樑上。只见王科长兴奋的鸡巴来来去去,带出来都是暗黑血肉。我牙齿颤颤作响,我甚至都不太敢乱想,我只能藉由冰冷的地板微微刺激我的身体。使我的心智稍稍正常点。
      我甚至怀疑,这一切有点不太真实。
      「你的皮肤很好。」
      我的心里早就麻木了。王科长的冰冷双手抚摸我身上的肌肤。慢慢的,我全身被划过的伤口被鲜血给晕开。他彷彿在我身上作画一般。紧握住我的乳房,用力的搓揉。我抬头注视王科长疯狂的眼神。
      「不错……很适合留下来给我老婆。」
      「呜啊……!」
      我的身子似乎被剖开了,不过,这一切也都无所谓。
      终于,不必再痛苦。
      不会再疼了……
         ***    ***    ***    ***
      「爸比,对面那栋楼有一位很漂亮姐姐跟我挥手啊。」
      「啥!阿弟啊,快点下来,爬这么高,摔死你喔。」老秦大手一拍儿子的肩膀,「饭快点吃一吃喽,上学快来不及了。」
      「喔……可是我真的有看到嘛。」
      老秦看对面那栋楼只有王先生一个人正在做早操,哪有漂亮姐姐。他不理会小孩子的乱讲话。
      「吃你的饭啦,对面的事不要管喔。」老秦用力打了一下儿子的头。
      ……
      「王先生早啊,出来倒垃圾。」老秦带着儿子準备上学。
      「对,你也知道我上班时间都比较晚,趁这时候倒一倒,家里也乾净。」
      老秦哈哈两句,「说得也是。」
      「爸比,漂亮姐姐……姐姐……」老秦的儿子指着王先生手里拖的一大包黑色垃圾袋。
      老秦又K了一顿。「姐姐你的头。」老秦对着王先生陪笑了一下,说小孩子无聊,不要见怪。
      王先生微笑的摇摇头。拖着垃圾袋往前走。
      「什么姐姐的……阿弟你在说什么啊!」老秦看着王先生离去的背影,才认真的教训自己儿子。
      「嗯,什么怪味啊!」老秦眉头一皱。鼻子嗅到一股恶臭的味道。
      「爸比,那个……漂亮姐姐就跟在王叔叔的后面啊。」
      「神经病啦,去上学,说一些有的没有。」
      「喔……。」
      老秦说归说,但心里也觉得毛毛的。想一想,这栋楼的邻居也只剩下我跟王先生。
      老秦喃喃自语道:「这里这么怪,还是赶快搬家……」
      老秦回头看看自己住的房子,都觉得有股黑气笼罩着。老秦全身打了个颤,顿时一冷。手里一紧,带着自己的儿子,逃命似的冲出大门。
         ***    ***    ***    ***
      「老婆,已经第四个了。」
      「干嘛让我变成这么好,好多人喜欢我呀。」
      「不过,你放心,她们都比不上你。」
      「老婆,今天你的屁股特别嫩喔,这是我新做,很美吧。」
      女人身上惨白的皮肤,宛如被缝合一般,一片片拼凑而成。
      在她身后的的男人爱怜似的亲吻着。
      「干嘛把我变成这么好,自己却先走了?」男人哽咽的说着,眼泪,一滴滴从脸颊流下,落在他胸口女子的脸上。
      「我,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男人神情落寞紧紧抱着怀里毫无生气的女体。
      昏暗的幽室。
      似乎都嗅到淡淡的悲哀。
                    【完】
    ☆☆☆☆☆☆☆☆☆☆☆☆☆☆☆☆☆☆☆☆☆☆☆☆☆☆☆☆☆☆☆☆☆☆☆约翰小语:
      我相信,大部分网友都有看过上则故事。
      很深情的男子,莫不让读者动容。
      只是,在约翰的抄袭加恶搞之下,……(惭愧)希望原创者不要见怪。
      写了这么怪的题材,与我性情实在不相符。
      所以,下一篇,我的朋友。
      希望你们会喜欢。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网站你懂得_av狼公告_av狼聚集地新人_av狼新人开放注册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