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上岳母

    时间:2017-12-07 我今年35岁,妻子37岁,我和妻子都在岳父原单位工作。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高中毕业后考上职业技术学院财会专业,21岁大专毕业
    后招聘到岳父所在的电力部门某分公司财务室工作。
      岳父当时是分公司的总经理,我一直庆幸自己找了一个工资福利待遇非常优
    厚的单位,所以工作中特别积极和认真负责。
      岳父对我印象很好,经常鼓励并帮助我,让我报考函授财会本科,三年后又
    提名提拔我爲财务室的主管会计。
      妻子在另外一个分公司的设备科工作,她是中专毕业后被岳父安排进来的,
    我对她最初的印象还可以,人长的比较漂亮,穿衣、打扮很讲究。
      由于我每月要到岳父家里送岳父工资以外的现金补助,一来一往也就与岳父
    一家人认识和熟悉了。
      后来,在岳父的撮合下,我与他的女儿谈朋友。
      岳父一家搬进单位新盖的住房后将原来旧房子通过单位以1万3千元转让给我
    们。
      随后我与妻子举行了婚礼。我对妻子唯一不太满意的是她的乳房有点小,就
    是男人们经常戏称的「太平公主」类型的女人。
      儿子出生后一直由岳母带大,岳母对我非常好,可以说是把我当作亲儿子对
    待的。
      四年前岳父因患癌症病故,我对他老人家十分尊重和敬重,我从内心非常感
    谢岳父和岳母对我的工作和家庭生活给予的帮助。
      农曆五月初五是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节日——端午节。
      端午也称端五、端阳,我们当地妇女称该节日爲「女儿节」,每到端午节女
    儿都要回娘家看望父母。
      女婿都要给岳母送厚礼孝敬岳母,俗称「送端阳」,因此,端午节被女婿们
    戏称爲「岳母节」。
      妻子受当地习俗的影响,特别重视端午节给娘家準备的礼物和礼金。
      往年除送给娘家粽子、鹹鸭蛋、时令水果等食物和烟酒外,还要给娘家送50
    0元的红包,妻子把它叫做送「端五」。
      今年端午节前,爲了弥补三八妇女节没有出去旅游的遗憾,她所在的分公司
    组织妻子她们去外地旅游,不能在家里过端午节。
      端午节前两天,妻子特意打电话让我準备粽子、鹹鸭蛋、水果等食物给岳母
    送去,还交代不要忘记500元的「端五」钱,最后她还特别强调,先打电话联系
    ,岳母在家时再去送礼。
      儿子在私立学校读书,学校要进行补课,端午节没有放假。
      端午节那天上午十点锺左右,小舅子打电话来,叫我回去吃饭。
      我说中午要与几个同学聚会,晚上肯定回去吃饭。
      我和几个同学中午聚会时喝了两瓶渒酒,大约下午2点左右,我在超市购买
    了礼物,特意按照妻子的吩咐,準备了500元的红包。
      我用手机打了岳母家的座机,没有人接电话,我赶紧回家拿岳母家的钥匙。
      我与妻子和岳母住在一个大院里,直线距离还不到100米。
      爲了照顾岳母的生活,我们家有岳母家里的钥匙。
      小舅子原来在公司的保卫科工作,小舅子当兵複员后是岳父帮助安排的工作

      小舅子今年30岁,是在小舅子3岁时抱养岳父在农村远房亲戚的小孩,是爲
    了给岳父家续香火的。
      几年前小舅子酒后把别人打伤了,被判刑2年,因此而丢了正式工作。
      坐牢后小舅母与小舅子离婚,小舅子被小舅母清扫出门,财産和小孩都归小
    舅母。
      小舅子出狱后,一直与岳母在一起生活。
      小舅子好像与黑社会上的人有关系,经常帮别人打架被警察抓过多次,每次
    我和妻子都要帮他赔钱。
      小舅子后来谈了两个女朋友,都因喝酒后对女朋友实行暴力而告吹。
      小舅子去年因在发廊玩小姐被警察罚款5000元,我们夫妻只好垫付了5000元
    钱。
      小舅子在这次嫖娼被抓后再没有在外面惹事生非,我以爲是小舅子真正受到
    了教育,接受了教训,爲他能够改邪归正感到高兴。
      今年春节前,妻子把岳母接到我们家里居住,岳母告诉我,小舅子喝酒后虽
    然不在外面闹事,却在家里大闹天宫,还大骂小舅子连畜生都不如。
      我感到惊奇,难道小舅子作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我问过岳母。
      岳母红着脸说小舅子做事太出格了,居然还敢打我,说我是一个好孩子,不
    要我管这件事。
      我问妻子:「小舅子到底怎么了。」
      妻子说:「你真是一个白癡,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
      这天晚上我们夫妻在床上做家庭作业,看到妻子对我的床上表现比较满意,
    就小心翼翼地问妻子,是不是小舅子醉酒后把岳母那个了。
      妻子说:「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和任何人说,这是件丑事。这次弟弟对咱妈
    主要还是心理上的伤害,咱妈一直把他当作亲儿子看待,我也一直把他看作亲弟
    弟,如果这次弟弟不打咱妈,咱妈又是自愿的话,我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因爲
    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如果是强行的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咱妈要在家里住上一段时
    间,你对咱妈要比平时更好些,嘴巴放甜点。你也是一个男子汉,我在家里时候
    ,你可以把咱妈暂时当作一个普通女人哄哄,男人哄女人比女人哄女人效果要好
    的多,其作用是独特的,没有那个女人不愿让男人哄的,你懂吗?但也不能太过
    了。」
      「你的意思难道是让我和咱妈打情骂俏不成?」
      「有那么一点意思就行了,也不能完全这么做,弟弟对咱妈是心理上的伤害
    ,他跑到外地去了,家里只有你这个男人可以慰平她老人家心理上的创伤。俗话
    说的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你哄妈,她会很开心的,你把妈哄高兴了,
    我会奖赏你的。」
      「你用什么奖赏我呢?」
      「当然是我的身体,你想玩什么花样都行,你想什么时间玩都可以,我会让
    你满意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其实你说的奖赏用词不準确,如果是奖赏也应该是奖赏
    另外一个女人吧,这至多只能叫补偿。」
      「看把你美的,我承认用词不準确。我说话算数。但你不能像我弟那样打咱
    妈的主意,那样咱妈会更伤心,很可能会跳河自杀的,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会呢,我守着漂亮的娇妻怎么还会看着上老太婆,咱妈除了奶子比你
    的奶子大之外,哪一点比的上你,没有年青的男人会喜欢她的,要不是弟弟喝醉
    了,哪里会上咱妈,要是我,倒找我钱,我也不会上的,倒胃口。」
      「讨厌,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但愿你不要像弟弟那样胡来,我就省心了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乳房不算大,难于满足我老公的要求。你也会有用
    词不当的时候,不会说话,女人的乳房应该叫美乳,它是女人身上最伟大、最美
    好的器官之一。如果你喜欢女人的美乳,我每天都给你喂奶子,让你吃个够。咱
    妈的美乳,你只能看,是不能动的,听见没有?」
      「遵命,老婆大人。假如要是咱妈自愿的呢?」
      「那也不行,你要是亲了妈的美乳,我会把你的嘴巴用针缝上,叫你永远不
    能吃饭。你的手敢动咱妈的美乳一下,就用菜刀把你双手砍掉。不过,我会把你
    喜欢咱妈的美乳的意思告诉咱妈,一个年青男人暗中喜欢她的美乳,她会很高兴
    的!」从此,我对岳母像亲生儿子对待母亲一样关心体贴,协助妻子精心照顾她
    的生活,我除了经常对岳母的美乳行注目礼之外,从未産生过其他的念头。
      我也未按照妻子的意思与岳母打情骂俏,我认爲自己又不是鸭子,年青的男
    人与老女人打情骂俏太无趣了。
      我携带岳母家的钥匙,提着礼物,带的美好地回忆爬上岳母家里住的最高一
    层七楼。
      我用钥匙打开门,发现门只锁了一道,我猜想岳母可能就在家里哪个角落里
    ,没有听到我打电话的铃声。
      我把粽子等食物和红包放在客厅里,準备离去。
      但又想今天是端午节,按照往年的惯例,今天要在岳母家里吃晚饭,刚才岳
    母是不是在卫生间没有接电话,看看岳母在不在家里,还是与岳母打个招呼,看
    晚餐还需要购买什么菜,我到超市去购买。
      我岳母的房子是3室1厅,1间是岳母的卧室(带凉台),1间是小舅子的卧室
    ,中间1间用作客房。
      我看到小舅子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就进去探望,没有人。
      客房里也没有人,厨房和卫生间也没有人影。
      岳母的卧室门没有关严,我猜想岳母可能在凉台上活动,因爲凉台上有一个
    乘凉用的小竹床,中午有时岳母就在凉台小竹床上休息片刻。
      我推门进了岳母的卧室,发现凉台的后门是关着的,就将凉台的后门打开。
      眼前却惊现不堪入目的一幕,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小竹床上,这个男人
    身上正爬着一个同样是赤身裸体的女人,可以看见女人的小穴套在男人的肉棒上

      我惊叫了一声。
      那个女人回头看了一眼。
      这时我看清楚了,这对男女是岳母和小舅子。
      我吓的赶快离开了岳母的家,并把门关好,急忙往家里赶。
      我真没有想到,小舅子强暴岳母后,俩人会发展爲通奸关系。
      我进了自家门,拨通了妻子的手机:「今天晚上我不能在咱妈家里吃饭,向
    你报告一声。」
      「爲什么?难道你去找相好的啊?」
      「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刚才我到咱妈家里看到那个了,我不好意思再去了。

      「什么这个那个,急死人了,你到底遇到什么鬼了?到底看到什么了?」
      「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那个,我看到咱妈和小舅子那个了。」
      停了十几秒,妻子在电话里说道:「不用说了,我猜到你看到了什么,这件
    事我知道,是我让他们做的,你千万不要声张。你也是的,告诉你去妈家之前先
    电话联系好再去。你不听话,我看你自己怎样下台阶?」
      「这事确实不能怪我,我去之前打过电话,没有人接电话,所以我才用钥匙
    开的门。没想到…」
      「不用解释了,我完全相信我老公说的话。你暂时哪里都不要去,等候我的
    指示,我把情况弄清楚再说。」
      过了大约十几分锺,妻子打来电话:「老公,情况弄清楚了,你说的是实情
    。这件事我回来后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你现在就权当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已
    经和妈说好了,晚上还是到妈家里吃饭,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让你作
    难了,你可要听话,等会弟弟会打电话来,你就到妈家里去,你放自然些。另外
    ,过节的礼物礼金準备好没有?」
      「已经送去了,就是在送礼时才看到那个事情的。」
      「那你就等着弟弟的电话吧。听话呵,我的好老公。」
      过了几分锺,我手机收到了小舅子一个短信:「快点回妈家,妈差点被你吓
    死了。」
      说句心里话,小舅子虽然非常讲江湖意气,对我还是很好的,但我还是比较
    怕小舅子,打人出手狠毒,是一个不要命的人。
      我点燃一支烟正在考虑是否回岳母的家。
      这时小舅子又打来电话,我大约过了10几秒锺才接了电话,他在电话里说:
    「姐夫,你赶快回来,咱妈找你有急事。」
      我无可奈何,只好慢悠悠地回到岳母家里。
      进门后,岳母和小舅子已穿戴整齐,岳母穿了一身质的较好的服装。
      岳母很不意思的对我说:「你刚才突然闯进来,可把我吓坏了。你老婆与你
    说了吧,晚上就在家里吃饭,我去买菜去。」说完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
    的提着篮子出了门。
      小舅子把我拉到他的房间,给我敬了一支烟,泡了一杯茶。
      「我的好姐夫,你来之前爲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和咱妈出了洋相。」
      「我打了家里的座机,家里没有人接电话,我以爲妈在凉台浇花没有听到电
    话铃声,所以就直接开门进到家里来了。你可以查看座机的来电显示,肯定有我
    打的电话号码。」
      「行了,不用解释了,今后你单独到家里来,还是先打我的手机吧,不要搞
    的大家都不好看。」
      「知道了,我一定注意。」
      小舅子接着说:「今天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姐知道这件事,你可以打电话问
    我姐。」
      「这事是你们家里的内部事务,与我无关,不用打电话,还是让她安心地在
    外面旅游吧,等她回来以后再说吧。」
      「你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姐回来了,你还要到她那里去告状不成吗?我希望
    你识像点,不要没有事找事,把简单的事搞複杂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以人格保证不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
      「你告诉我姐也不要紧,这事可是我姐的主意。我虽然没有你文化高,但我
    起码知道我与任何人通奸,包括与我姐通奸都不犯法。」
      我听这话,差点跳起来。
      「你把你姐怎样了,我要与她离婚。」
      「我的好姐夫,你不要激动吗,我和我姐只是普通的姐弟关系,是一清二白
    的,你不要疑心疑鬼。好吧,爲了打消你的顾虑,我可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
    告诉你,你完全可以找我姐去核实。真是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请你能够理解
    我当儿子的苦衷。我这个人还是很讲良心的,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坏。」小舅子爲
    了取得我的理解和信任,就将与岳母发生的故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我。
      岳母几年前因中风办理了病退手续在家休养,经过二年多的治疗和调养,身
    体状况逐渐好转,前些年已完全恢複正常。
      去年初,岳母与一个比她大十岁左右的离异老头好上了。
      小舅子和妻子坚决反对,因爲那个老头的妻子经常找老头的麻烦,纠缠不休
    ,老头的子女们也都希望自己的父母破镜重圆,双方子女都反对岳母和老头交往

      我听说过这件事,因爲女婿是外姓人,不可能掺合意见。
      后来双方的子女在一起商量了一个办法来了结这件事,由小舅子出面作恶人
    ,拿刀威胁老头,不準老头与岳母再来往。
      小舅子的狠劲在当地很有名气,老头被小舅子吓住了,又出于自身家庭的原
    因,不敢再与岳母来往。岳母知道后,非常伤心,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一年来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岳母也没有找到新的相好的。
      去年小舅子嫖娼被公安罚款,让岳母丧透了心,主要是感觉到没有脸见人。
      小舅子原来所交的女朋友知道小舅子嫖娼的劣迹后,都躲着小舅子,
      小舅子也非常沮丧。
      今年元旦后的一天晚上,小舅子和几个哥们又在外面喝酒喝高了,被别人擡
    回岳母家里。
      淩晨时小舅子性欲发作强暴了岳母。
      由于遭到岳母的极力反抗,小舅子还打了岳母几耳光。
      天亮后,岳母打电话把妻子喊去,小舅子的酒已醒了大半。
      妻子恼羞成怒,气的拿着手机要报警。
      小舅子跪着求妻子千万不要报警。
      岳母也说报了警,事情张扬出去,她这张老脸往那里放。
      小舅子说出了狠话,如果报警,在警察来之前就用菜刀割腕自杀谢罪。
      妻子没有办法,只好作罢,把岳母接到我们家里住。
      原来小舅子醉酒后,将岳母当作了他的女朋友,他从来都没有産生过强暴岳
    母的念头。
      他说在外面玩过几个年青女人,决不会打咱妈这个老女人的主意,并吹嘘说
    现在花500元,就可以玩到姿色不错的女人,怎么会打老太太的主意。
      小舅子强暴岳母的丑事发生后,就躲到外地哥们朋友那里去了,今年春节除
    夕时团年都没有回家。
      春节放假期间,岳母和妻子多次打电话要小舅子回来过正月十五,并说今后
    只要不再做胡涂事,她们都可以原谅他。
      小舅子赶回家过正月十五,一家人算是勉强过了个团圆年,岳母和小舅子之
    间的母子关系又恢複到正常状态。
      小舅子仍然居住在岳母家里,在朋友开的公司里负责保安工作,也算能够自
    食其力。
      有一天,岳母劝小舅子,说千万不要出去找小姐,找小姐很容易得性病,憋
    不住了,家里的女人可以帮助你解决。
      小舅子以爲岳母要他去找姐姐解决这个问题,断然予以拒绝。
      过了几天,岳母又说,她看上的老头,你们不準和他好,她有时也有一些这
    方面的需求,儿子能否顺便的帮助解决一下,这叫互通无有。
      小舅子开始并没有同意,并提出岳母可以找女婿解决问题,他在名义上是她
    的儿子,这样做不好,是乱伦。
      岳母说:「你还好意思说是乱伦,你还强奸过我,这件事与你姐姐商量好了
    ,就算妈求你了,就算妈同意和女婿做,姐姐肯定不会同意的。」
      小舅子当时的态度很坚决,不同意和岳母再次发生性关系。
      过了几天,妻子找到小舅子,说起拆散岳母相好老头的事,觉得真有一点对
    不起咱妈。
      咱爸去逝了几年,咱妈还是很守妇道的,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咱爸的事,咱
    妈作爲一个女人,有性方面的要求也是正常的,特别是你醉酒后强暴了咱妈,把
    咱妈潜在的性欲激活了,你总要负点责任吧。小舅子说,这件事我是有责任,现
    在咱妈没有找到合适的老伴,这方面的事最好让姐夫临时性地帮助解决一下,他
    们也没有血缘关系,做起来不会有那么多顾虑,无非姐姐受点损失。我现在又找
    了一个女朋友,我早晚还是要结婚的,我的问题可以找女朋友去解决,要是姐姐
    不好开口,我去和姐夫说。
      妻子坚决不同意用其丈夫帮助岳母解决性问题,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样做

      妻子说:「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就不要推卸责任了,谁让
    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人,希望小舅子对妈好一些,温柔一些。你不要到外面去鬼
    混了,惹事生非,再在外面出了事,就没有人再管你了。不是我舍不得贡献出你
    姐夫,男人本身就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些低级动物,包括你在内,这山望着那
    山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性欲来了是女人就可以干,如果你姐夫和咱妈做了
    那种事,万一我和你姐夫离了婚,岂不是让那小子沾了大便宜,白玩了我们家二
    代女人。现在又不是让你和咱妈天天做这事,十天半月的弄个回把就行了,以后
    你结了婚,如果咱妈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老伴,我会把你姐夫贡献出来的,现在只
    能辛苦你了。再说你现在没有什么钱,没有女人长期会愿意跟你。这件事情一定
    不能让你姐夫知道,他毕竟是外姓人,现在不能让他这个外姓人首先享受了咱妈
    的肉体,还是交给你先享用一段时间吧,权当换个口味吧!」
      姐姐又提出:「你要嫌咱妈太老了,我可以适当的补偿,我毕竟比妈妈年青
    ,肯定比妈妈会玩一些新花样,让你玩的更刺激些。」
      小舅子说:「姐姐千万不要这样,姐夫这个人还是相当不错的,他是个好男
    人,从来不在外面与女人鬼混,我不能对不起姐夫,我同意你和咱妈说的事。」
      妻子还交代:「咱妈虽说也是女人,但年龄大了非常传统,不要和她玩青年
    人那些花样,那样会伤害咱妈的自尊心,你行事时一定小心,不要只顾自己快活
    ,要考虑到咱妈身体的承受能力,如果有可能,你尽量在下面,让咱妈在上边,
    让咱妈少受点苦,我会去和咱妈说。你不要主动提出这事,咱妈提出来了,你再
    去做这事。你要是敢在咱妈身上胡来,小心我用剪刀剪断你的小鸡鸡,让你当太
    监。」
      事与至此,小舅子只好答应和岳母发生性关系。他说:「最近主要还是和女
    朋友发生性关系,与一个老女人偶尔发生性关系,感觉还是有一点刺激。姐夫,
    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没有我挺身而出,就应该是你爲咱妈尽孝心了。如果姐夫也
    想尝尝咱妈这个老女人肉体的味道,咱妈可是求之不得的。」
      小舅子与岳母保持这种关系已经有三个月左右,每个月只有几次。
      我多数情况下回来的很晚,有时晚上不回来。所以咱妈很会抓住机会,一般
    是中午让我喝几两白酒后过性生活,她又多半是爬在我身体上主动做。
      我们晚上几乎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今天上午我打电话让你回来吃午饭,你有应酬,我中午一个人喝了半斤白酒
    ,喝了酒咱妈就自然想那事,没有想到我们才开始不到五分锺,就让你看见我们
    母子俩的丑态。
      请姐夫放心,我和姐姐是清白的,决不会发生那种事,我的爲人你是知道的
    ,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姐姐和姐夫的事,姐姐那么说只是爲了激将我能够同意陪
    咱妈。
      我姐姐是你老婆,你是最了解的,你最有发言权,她绝对不是那种人,我也
    不会把所有的缺德事都做尽吧,况且我玩的女人都比我姐年青漂亮,我决不会打
    我姐的主意。
      我听完小舅子的叙说,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震憾,我的理智告诉我,应该
    完全相信小舅子说的话是真实情况。
      我也爲他们母子之间在特殊的环境里能够互相取暖、互相牺牲、互相帮助的
    精神所感动,他们母子之间的行爲确实不能简单的用人世间正常的伦理道德来衡
    量的。
      我说:「今天只能怪我,我应该先打通你或者咱妈的手机后,再到家里来。
    我急匆匆地到家里来,主要还是看看家里缺少什么过节的物质,我準备到街上去
    购买。没有想到我的莽撞造成你们母子那么难堪,我向你和妈表示歉意。」
    「今天的事情也不能怪你,你是我们母子和姐姐之外最重要的亲人,希望你
    能够理解我们母子,不要看不起我们母子俩人。」
      「我完全理解,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我一定严格保密,对谁都不会
    说的,请你和妈放心,否则的话,我不得好死。」
      听了我的口头保证,小舅子完全放松下来,对我说:「都是自家人,我相信
    你说的话,上次你替我在派出所交了罚款,救了我的急,否则就会被警察拘留的
    ,我一直记着你的好处,我今后会报答你的,请姐夫放心。你赶快打姐姐的电话
    ,告诉她晚上你在家裏过节吃饭,让她在外面放心。」
      「我已经完全相信你说的话,没有必要再给你姐打电话了。」
      这时岳母买菜回来了,沖我一笑,对我说:「我买了几样你最喜欢吃的菜,
    要好好招待你,晚上和弟弟喝几杯」。小舅子叫我冼菜去,我只好进了厨房。小
    舅子和岳母进了客房,把门关上,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大约过了半
    小时,我把菜已经準备好了,準备炒菜,小舅子到厨房裏跟我说:「姐夫,今天
    我来炒菜,你先去陪妈说会话。菜炒好了,我会喊你的。」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就去岳母的卧室找岳母说话去了。
      岳母主动招呼我说:「你能给妈倒一杯饮料吗?」
      我打开客厅的冰箱给岳母倒了一杯酸奶,我看见我给的红包放在冰箱上面,
    我走进岳母的卧室将酸奶递给岳母。
      岳母一口气喝完了,对我说:「谢谢你还能照顾我,你到客厅给我拿点纸,
    我擦擦嘴巴。」
      我又到客厅撕了一块餐厅纸递给岳母,岳母把嘴巴擦了一会。
      这时我才注意岳母此时的衣着,岳母买菜回来后,不知什么时候已换上一件
    老式白汗衫,乳房处的所有轮廓可以清楚看到。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没有戴胸罩的身体形状,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
      她看到我望着她的上身发楞,岳母笑着对我说:「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看
    的,又没有外人,在家穿的随便点,你不会见怪吧。过来,陪妈说说话。」
      我搬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岳母坐在床边上,我们相距有一米远。
      岳母说:「我对不起你爸,今天在女婿面前出丑太不应该了,我无地自容,
    不过这事,你老婆可是知道的,是她的主意,我有很大的责任。我以爲你早就知
    道这件事,这可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请你千万要保密,不能说回去。人活一
    张脸,这件事张扬出去,我就没脸活了,只好投河自尽见你爸去了。」
      「妈,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弟弟已经把这件事解释的非常清楚了,我完全理
    解你们母子,你再解释就见外了,不像一家人了。再说了,弟弟又不是你亲生的
    ,不存在着性关係方面的文明社会禁忌。我已经向弟弟保证,决不把今天发生告
    诉任何人,请妈放一百个心一千个心一万个心。这种事现在社会上又不是没有先
    例,我们单位就有这种事,只要不拿结婚手续就没人管,况且又不影响到别人。
    你老人家看好的相好又被双方的子女拆散了,咱爸过世多年,你从来没有做过对
    不起咱爸的事情。你年龄大了,爲了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的确需要一个男人陪伴
    ,不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有利于你老人家健康长寿。」
      「你的小嘴巴真甜,真会说话,你说的话我爱听。要不是你弟弟在家裏,我
    真想亲你一口。我从内心还是十分感谢你,我的好女婿,我和你爸没有白疼你。
    我要有你这个亲儿子就好了。我真想认你作我的亲儿子,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
      「你怎么低着头和我说话,难道我会把你吃了不成,如果说不好意思的话,
    也是我和你弟弟不好意思,还是把头擡起来说话,我一个老女人不怕你看划得来
    。」
      我只好把头擡起来,看见岳母的眼光火辣辣的,只好将眼睛望着岳母的胸部
    ,不好意思的说道:「妈,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事情。俗话说的好,一个女婿半
    个儿。我们夫妻都会把你当作最亲的人,会尽到孝心的。我已经是你的亲女婿,
    喊你妈多年,我们又有母子情分,就没有再认我爲干儿子的必要。事实上,我已
    经把你当作亲妈妈对待了。」
      「什么干儿子湿儿子的,把你认作儿子,这是我的心愿,你知道儿子和女婿
    有什么不同吗?」
      「我知道,就是儿子喊妈妈时会更亲热些,更顺口些,就是让你老人家生活
    快乐,爲你养老送终?」
      「好女婿,你不要在面前给我装胡涂了,你在孝敬老人方面已经做的很好了
    ,你是天下最好的女婿。你弟弟太不争气,说不定哪天又要进班房,到那时我去
    依靠谁呀?」
      「不会的,弟弟现在进步很大,基本上能够自食其力了,警察很长时间没有
    找弟弟的麻烦了,说明他在外面没有胡作非爲,这是你老人家哺育、教育、帮助
    的结果。」
      「你在挖苦我,取笑我。你弟弟3岁时才到我们家裏来,他什么时间吃过我
    的奶。你不要扯远了。我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话说不出口吗?难道说你真的不知
    道我的心思吗?」
      岳母非常激动的站了起来,我赶快也站起来,双手扶着岳母让她在床边坐下

      岳母的双手顺势拉着我的左手小声的说道:「你再挖苦我,我可要打你两耳
    光,我还真舍不得打你呢?」
      我把左手从岳母手中抽出来,回到座位上。
      「我说错了,请妈不要责怪我。你的意思是让我像弟弟那样照顾你的生活,
    是这样吗?」
      「就是这个意思,你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你可以搬到我们家裏去住,我们照顾你的生活会方便些,把
    现在房子留给弟弟住。」
      「那不行,这套房子是你爸留下来的,算是祖屋,我要守在这裏养老,等我
    百年之后再留给你弟弟。只要你愿意就好办了,有些事以后再说吧。」我和岳母
    都放松下来,接下来就像平时那样閑聊起来。
      小舅子进了岳母的卧室。
      「妈,姐夫吃饭了。我看你们说的好开心啊,吃过饭再聊吧。」
      我和岳母来到客厅,看见桌子上摆了大约有八九个菜,有凉菜,有热菜,还
    有几个煮熟的粽子和鹹鸭蛋,桌子上还放了一瓶红星二锅头和一瓶干红葡萄酒。
      小舅子打开二锅头,倒在两个玻璃杯子裏,我估计一杯有二两酒。
      小舅子又给岳母倒了一杯干红葡萄酒。
      小舅子举杯发表了祝酒词:「今天是端午节,首先祝福咱妈身体健康,长命
    百岁,祝姐姐越来越漂亮,祝外甥在学校取得好成绩,祝姐夫事业有成。姐夫,
    我们哥俩第一次要喝一大口。」说完就把杯中的酒喝去了一半,我也只好将杯中
    的酒喝去一半。
      岳母喝了一口葡萄酒后给我和小舅子每人剥了一个鹹鸭蛋,让我们不要只顾
    喝酒,多吃点菜。
      我们吃饭时有说有笑,权当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聊了一些社会上的趣
    闻,岳母不断给我和小舅子夹菜
      。就这样,不到半个小时,一瓶白酒喝去了一多半。
      这时小舅子手机铃声响了,小舅子进了客房接了电话,说朋友的电话,三缺
    一要去打麻将。
      小舅子对我说:「姐夫,失陪了,剩下的白酒你陪妈喝吧,今天是过节,你
    可要尽兴啊。」说完就拿了两个粽子和手提包就準备出门,又顺手将冰箱上我送
    的红包放进包裏,向岳母做了一个鬼脸就出门了。
      看来我给岳母送的红包500元钱小舅子还及时用上了派场。
      小舅子出门后,岳母将白酒给我酌满。
      我说:「再不能喝了,这是高度酒,再喝就要醉了,会出洋相的。」
      「那就喝最后一杯吧,我用红酒陪你。我看你热的冒汗,这裏又没有外人,
    干吗要全副武装,你把长袖衣服和裤子脱了,我也去换件衣服。」
      岳母进了卧室把门关上,我赶快把长衬衣和长裤脱了放在沙发上,只穿着背
    心和短裤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过了一会岳母出来了坐在我对面,岳母全身只穿了一件花短裤,露着两个大
    奶子,我还是感到很意外。
      我看着岳母两个大奶子,劝岳母道:「妈还是穿一件衣服吧,要是来人看到
    很不雅观,会说我们的閑话的。」
      「现在都在家裏过节,谁会来串门。你小子不要不知好歹,我听你老婆说,
    你十分喜欢我的大奶子,是不是?」
      「妈,那裏我们夫妻之间在房中说的悄悄话,是玩笑话,不能当真的。」
      「当着我的面还敢说假话,我们刚才在一起聊天时,我没有穿胸罩,你一直
    看着我的奶子,眼睛都看直了,喜欢就是喜欢,我知道你喜欢,否则我不会不穿
    胸罩接待你的,你看你现在还用贼光盯着我的奶子呢。」「就算我喜欢吧,你还
    是把衣服穿上。」
      「终于说实话了,你小子不像个男人,敢想不敢做,对我这个老太婆也是贼
    心不死。」
      「老婆大人有交代,只能看,不能动的。我现在已经看饱了,妈还是把衣服
    穿上,我们赶快吃饭吧。」
      「难道你今天晚上还约了相好的,那样着急的要吃饭去会相好的吗?」
      「绝对没有的事。」
      「没有就好,我还听说,你喜欢女人主动给你喂奶子吃。」
      「老婆也真是的,什么话都往外说。」
      「你老婆可是我亲生女儿,母女连心呵。我们母女没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当
    姑爷的现在当然是看够了,也得到了享受。我可是作出了牺牲,你难道不能给我
    补偿一下吗?让我心裏也好想些。」
      「妈,你说你让我怎样,你才能把衣服穿上,是不是让我替你帮你穿上上衣
    。」
      「我的好女婿,别把我看的那么坏好不好,你只要摸摸我的奶子,亲我两口
    ,我立刻把衣服穿上,决不食言。」
      「你可要说话算数,否则的话,我今后永远不敢相信妈说的话。」
      「放心吧,我不会强迫你做其他事情的。」我站了起来,离开了餐桌。
      岳母站在面前。
      我小心地用双手去抚摸岳母的两个大奶子,感觉到心理特别舒坦。
      摸了大约十秒锺时间,岳母突然用双手搂着我脖子,把嘴巴伸给我,我们互
    相热烈地接了吻。
      我突然清醒过来,现在不能再继续下来,否则今天就无法收场了。
      我逃避了岳母的亲吻,把嘴巴移到一边说道:「妈,就这样吧,来日方长,
    今后我一定多和你老人家亲嘴,多摸你的大奶子,让你享福。你还是把衣服穿上
    ,我们接着喝酒吃饭。」
      岳母非常失望,依依不舍的把我松开,走进卧室把白汗衫重新穿上。
      我们又重新坐到餐桌的原来位置上。
      岳母说:「如果你觉得喝的多了,就喝最后一杯吧,我陪你慢慢喝,多吃点
    菜,等会吃一个粽子,别伤着身子。」
      「妈,可说好了,最后一杯。」
      岳母好象突然想起什么来,正经起来,主动与我聊起我儿子小时候和现在在
    学校学习的事情,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们在八点半左右吃完了饭,我觉得头有些晕,毕竟我喝的是六十多度的高
    度酒。
      我硬撑的和岳母一起收拾了碗筷,我最后又在客厅用拖把拖地。
      这时客厅的座机铃声响了,岳母接过电话,原来是小舅子的电话。
      岳母听着小舅子讲了几句话并笑了起来,就叫我接电话,她把电话话筒递给
    我。
      小舅子在电话裏说道:「我今天晚上不能回来休息,你就在我卧室休息,如
    果你担心有意外,就把卧室门插上睡觉,咱妈不会干扰你的。」
      没等我回话,小舅子就把电话挂了。
      岳母问我,弟弟和你说了什么话。
      我说:「弟弟说今天不回来休息,让我在他的卧室休息。可是,我喝多了,
    还是想回自己的家裏休息更方便些。」
      「你弟还说了什么其他事情吗?」
      「没有呵。」
      「你弟和我可不是这样说的。」说完,岳母拨通了小舅子的电话。
      「你姐夫说他今天要回自己家裏休息,你好好和他说说,我一个人在家裏好
    害怕。」
      我接过电话,对小舅子说:「咱妈误会了,我没有说非要回去休息,这事还
    可以商量的。」
      「姐夫,你也真是的,当女婿的,连丈母娘都哄不好。今天是过节,她又受
    到了你的惊吓,你可不能再做咱妈不高兴的事情。是否回家休息,你自己看着办
    吧,好了,挂了。」
      我想这下完蛋了,我上了他们母子俩的圈套了,现在想走都无法脱身了。
      岳母对我说:「你发什么楞,你刚才喝了不少白酒,你要回去就赶快回去吧
    ,我不会阻拦你。你要是在弟弟房间休息,就赶快洗澡去,洗完澡就上床早点休
    息吧。」
      看来,我现在已经没得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只好到岳母家裏的卫生间去洗澡

      我在岳母家裏的卫生间边洗澡,边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在大脑裏从头到尾
    重新过滤了一遍,我认爲今天下午只做错了一件事,不应该在岳母的引诱下摸了
    岳母的奶子并与岳母亲嘴,现在已经落到完全没有退路的境地。
      岳母与小舅子关在客房裏说了什么,老婆在电话裏与岳母、小舅子说了什么
    ,小舅子刚才在电话裏与岳母说了什么,我都不得而知。
      我想起岳母要认我做儿子的话,我感到情况非常不妙,接下来岳母提出和她
    发生性关係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该怎样应对呢?我从心裏还是看不上岳母这样的老女人,我老婆本身就比
    我年龄大,现在又去上一个比老婆年龄更大的女人,况且她还是老婆的妈妈,上
    这样的老女人丝毫不会有任何新鲜感。
      如果命中注定我必须上一个老女人,并且能让我选择是亲妈还是岳母的话,
    我肯定会选择亲妈的,我情愿把我的「第二春」奉献给我的亲妈,而不是岳母,
    现在的处境,这样考虑问题又有什么用处呢?我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我该怎么
    办呢?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解铃还需係铃人,我应该把这个难题交给老婆去解决,她是这个家裏实际上
    的一把手,我必须想办法把今天要在岳母家休息这件事告诉她,既使老婆回来后
    知道了我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她也不好说我什么,因爲在岳母家裏休息是经过她
    批準的。
      突然,岳母敲门说有我电话。
      我赶紧用浴巾擦干净身体,穿上短裤来到客厅。
      岳母说是我的手机有电话。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老婆的号码,我赶快把电话打过去。
      老婆在电话裏说,弟弟刚才已经给她打了电话,说咱妈今天已经与弟弟那个
    了,咱妈今天不会有性方面的要求,让我安心在小舅子的房间休息,不会有事的

      老婆的话让我哭笑不得,这不是把我往虎口裏送吗?
      当着岳母的面我又不好与老婆在电话裏说什么。
      岳母说让我去休息,她準备去洗澡了。
      我从客厅裏的沙发上抓起我的衣服,来到小舅子的卧室裏,我把门关上,準
    备把门插上,又一想:「现在这种状况,插不插门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我躺在小舅子的床上突然想起岳母今天说的一句话,她不会强迫我做其他任
    何事情的。
      这时岳母推门进来,说我晚上肯定没有刷牙,给我拿了家裏的备用牙具,叫
    我去刷牙。
      我起身从岳母手中接过牙具到卫生间去刷牙。
      刷完牙,我又回到小舅子的床上。
      我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找了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岳母又推门进来,说是一个人睡觉害怕要我陪她。
      我回头一看。
      岳母一丝不挂,没有等我表态,就自己上了床。
      岳母有些等不及似的,马上扑到我的身上,用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
      她在我右耳边小声的对我说:「好女婿,你跑不了,你不让我满意,我不会
    放过你的。」
      「你刚才说过,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情。」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傻女婿,女人说的话,你也敢相信。本来我并
    没有打你的主意,是你中午坏了我和你弟弟的好事,没有让我过上瘾,现在我的
    瘾上来,你必须让我过瘾。」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办法摆脱岳母的纠缠了,只
    能就範。
      「我们只能有今天一次。」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看你能不能让我一次性的过足瘾。」
      岳母用手伸进我的短裤抓住我的肉棒说:「女婿是假斯文,肉棒已经12点了
    。」
      「好吧,我听弟弟说过你的爱好,就按照你的爱好自己先上吧。」
      岳母迅速地把我的短裤脱下来扔在地板上,顺势坐在我身上,把屁股擡起来

      我用双手小心翼翼地将我的肉棒放进岳母的小穴裏。
      岳母立即坐了下来进行上下抽动,两个大奶子随着抽动在甩动。
      我起身用双手去抓住了两个大奶子。
      我感到岳母的小穴比老婆的小穴要大要深些。
      她边抽动边叫起来了:「太舒服了,女婿的肉棒真棒,真好吃,比海鲜还鲜
    。」
      岳母在我上面抽动了大约有二十几分锺,可能是感到累了,就爬到我身上对
    我说:「好女婿,你就像平时玩你老婆那样玩玩我吧,让妈也享受一次你老婆的
    待遇。」
      岳母从我身上下来后,面向上躺在床上。
      我翻起身,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半个月没有沾女人了,刚才又被岳母主动玩
    了,现在就把岳母当作女人发泄一次性欲。
      我按照平时老婆最喜欢的姿势爬到岳母身上,把肉棒塞进岳母的小穴裏,左
    手摸着岳母的大奶头,右手摸着岳母的屁股,把舌头伸出岳母的嘴裏。
      岳母擡起双腿夹住我的腰部,双手抱着我的头,疯狂配合着我。
      我用足力气用肉棒抽插着岳母的小穴,抽插了一百多下,喘着粗气,将一股
    火热的精液射入了岳母小穴的深处。
      之后,岳母瘫软在我的身边娇喘着。
      我亲吻着岳母,手摸着她的大奶子,和她一起享受着那甜美的余韵。
      岳母显然对我的表现是非常满足。
      突然,小舅子卧室的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人,我回头一看是小舅子,我不
    知所措。
      小舅子若无其事的说:「输了钱,回来取点本钱。姐夫,妈,你们继续玩。

      小舅子从抽屉裏拿了一叠钱,扬长而去。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网站你懂得_av狼公告_av狼聚集地新人_av狼新人开放注册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