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二章 神魔同舞

    时间:2017-12-07 想起当初,于凤舞就是听王师的什么狗屁方法,要除去自己身上的魔性,第二疗程简直就是要他小命的煎熬,现在想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慄,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怎么王师这次来,又提起这事了呢?
      「陛下,你先别激动,先听听老师怎么说的嘛!」见叶天龙一副避祸的架势,于凤舞展开一副柔媚的笑靥,柔声劝慰道。
      「还能怎么说,不就是一心要除掉我身上所谓的魔性嘛!」叶天龙望着于凤舞殷切的眼神,虽然对除魔的痛苦心有余悸,然而知道自己这个大老婆一心都是为了自己,儘管嘴上倔强,可是心里已经软下了几分。
      「陛下,你怎么这么跟大姐说话呢?」见叶天龙对于凤舞话有不满,晨月插了一句。
      其实,对她来说是最清楚不过了。
      当初王师说到叶天龙身上魔性问题的时候,她跟于凤舞都在场,也深刻地意识到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真难以想像会发生怎样的后果。于是,也才有了第一疗程结束之后,于凤舞出征之际交代她负责叶天龙的第二疗程。可是当第二疗程才进行了几天之后,对于叶天龙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她也感同身受,最后竟感性地做出了不再继续服药的决定。
      这一切怎么可能瞒过征战归来的美女战神的眼睛,可是从回来到现在,于凤舞却对此绝口不提。诚如她曾经猜想的那样,于凤舞或许也是因为无法面对第二疗程的那种痛苦才选择外出征战,既然自己做了那样的选择,于她来说当时或许也一样。所以,她更加清楚于凤舞是处在矛盾和痛苦当中的。
      叶天龙也后悔以这副腔调跟于凤舞说话,不过他马上找到了发洩对像:「王师,你又有什么鬼主意,赶快说出来吧!」
      「呵呵,果然像传言的那样,你小子对自己的命看得很重嘛!」王师并不生气,而是一放茶盏,笑呵呵地朝叶天龙走来。
      「废话,当然要看重了,否则我怎么疼爱我这些美人。」叶天龙满含情意扫了众女一眼。
      几位夫人都被他这没正经的话逗得娇羞不已,一个个心底里也都涌上浓浓的暖意。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一直被人指称没有一点正经,不过她们心里都十分确信,他的确像他说的那样,对待身边几位美娇娘真是好的没话说,这也正是她们心甘情愿死心塌地追随他的原因。
      「你也不问问我具体说什么就如此抗拒,这可不像是一个登临上位的帝王的作风哦?」王师在叶天龙身边坐下,一副若有所指的样子慢条斯理道。
      「是啊陛下,适才老师跟我们讲,说这次见你跟上次有很大的不同哦!上次见你,远远就能感受到你身上不断强大的魔性,然而这次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的功力精升不少,然而却并不像以往魔性也大增,刚才我们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晨月也附和着王师说道。
      下午王师独自回来就跟她们说了这件事,这才勾起她们的恩绪,难怪这些日子好似温和了许多,还以为是没有仗打,将他的魔性暂时压下去了呢!
      「什么什么,这么说,是不是不用吃那痛死人的药啦?」叶天龙眼中精光大盛,听晨月言下之意,他似乎可以不用再担心那种驱魔的痛苦了。
      「这你就得问老师喽!」晨月轻笑一声,望向王师。
      王师会意,慢悠悠地站起身,拍了拍手道:「哎呀,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也够长了,两位徒儿你们好自为之,我呀,又要云游世界去喽!」说着,做出踱步外出的架势。
      「哎,我说老师傅,您现在可不能走,您得把话说完,让天龙明白才行啊!」叶天龙见状,虽然明知是几位夫人故意在作弄自己,但是也极力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闪身拦在王师面前。
      望着叶天龙张开双臂如老母鸡般的动作,众女不禁莞尔。
      王师也放鬆绷了一阵的脸大笑起来,「都说你小子无赖,还真是名不虚传,再加上那副倔脾气,还真跟你那死鬼师傅一个样,下次见了他,我一定要跟他好好说说。」
      叶天龙却并未改变动作,而是仰头问了一句,「你不会马上就走了吧?」
      「唔,这是你天龙陛下的地盘,我恐怕想走也走不了吧!」王师挖苦了他一句,这才重新坐回太师椅。
      而这时,叶天龙才将他老母鸡护小鸡般的动作收将起来,满意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隔了一阵,叶天龙问道:「王师,快快说来,你到底发现我什么地方不对了?」
      「走,去你的房间,我得好好检查一番才能做出判断。」王师说着,逕直往叶天龙房间的方向走去,对于那里,他也算是轻车熟路。
      叶天龙紧跟着起身,众女也纷纷紧随其后。
      先前为叶天龙烹饪膳食的绾贞与宁素女,此时正好从外面进来,一见这副情景,也未及细问,便将托盘往案几上一放,紧跟后宫大部队往叶天龙房间走去。
      入得房门,王师一抓叶天龙的手,直往里间床榻之处而去。
      望着王师一脸笑意,要不是知道他并非具有特殊爱好的人,叶天龙恐怕真会以为他要对自己动什么歪脑筋呢!
      随后而入的于凤舞众女,不了解情况也欲挑帘入内,却听得王师喊道:「哎,你们几位就等在外间吧,我们很快就好。」
      听出王师言下之意,于凤舞与晨月转身一拦身后跃跃欲试的倩公主跟龙灵儿等人,一行人在外间落坐等候。刚刚坐定不久,便听得里间传来叶天龙一声怪叫,出于对王师的信任,众女儘管有些好奇,可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原来,刚刚进到里间,王师便一指寝榻,让叶天龙躺了上去。紧接着,没头没尾地吩咐叶天龙脱掉衣服,并且还一边捋捋衣袖似要动手的样子。叶天龙哪里还待判断,本能地一捂被子怪叫一声,难不成这老家伙还真有那种爱好不成?
      王师笑骂了一句,净了净手,行至榻前坐下,一把掀开叶天龙紧捂的被子道:「就知道你小子胡恩乱想,你不脱衣服,我怎么检查你的身体呀!」
      「你真没动坏脑筋?」叶天龙缓缓地脱下外衣问道。
      「费什么话,脱乾净一点,包括那件。」王师说着,一边帮着撕下他身上的衣物,一边又指了指他胯间仅剩的那条遮羞布。
      「不会吧,你……」叶天龙忙一伸手,摀住下身。
      可是王师动作奇快,只听得「嘶」一声裂帛之声响过,叶天龙胯间遮羞布已经不复存在,倒是捂在那里的一双手,丝毫没有移动一分的位置。
      「你这玩意才是检查的重点。」王师两指一鬆,两片柔帛飘落地上,「人类就这点小秘密,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在你几位美娇娘面前倒是挺放得开,怎么在我面前还害羞了呢?」
      听着王师半是挖苦半是取笑的话语,叶天龙心里一阵不服气,猛然鬆开双手,使那庞然大物霍地蹦了出来。
      望着王师摇头不已的神情,他流里流气地自豪道:「谁说它见了你就害羞啊?你没见它气宇轩昂、傲然挺立的姿势,哪里有一点害羞的意思!」
      王师也不理会,突然脸色骤峻,五指乍分,食拇二指点压腹部气海、关元二穴,中指和无名指则力压中极、曲骨二穴。更让叶天龙目瞪口呆的是,王师那根小指也没闲着,而是用指腹死死地堵在他那东西的口上。登时,一股奇异的感觉由下体会阴处窜起,接着依次经过王师指压的那几处穴位,然后绕腹云集丹田,令他有种说不出来的酥麻之感。
      大概是看到了叶天龙挂在脸上的表现,王师另一只手也五指分开,分别压上了他胸前五大经穴。
      顿时,一股由胸腔间涌动的真气便四溢开来。它横冲直撞,却一点也不暴烈,令人热血沸腾,却一点也感受不到饮血的慾望。感受着从未有过的体验,叶天龙心里也在迅速地分析,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呢?
      他分明能够记起,曾几何时,每当危难紧急的时刻,胸腔间就会涌动起这种力量。可是每当这种力量发挥出令人咋舌的威力之时,他却一直隐隐有种无法驾驭的感觉,甚至于在那个时候,他莫名地就会产生杀戮的快感。所以,知道那种力量以来,除了在战场或者危急时刻爆发出来之外,平日既发挥不出来,他也不想发挥出来。然而,自从那日在花园练剑之时,听到了宁素女的箫声,促使自己彻底领悟了王师与风月真君两位高手的剑招之后,那种力量竟然能够被他收发自如,而这次,经王师这一折腾,他才发觉当这股力量涌来之时,他原先那种不由自己的杀戮慾望已经了无蹤迹了。
      随着王师在自己身上指指点点,终于,在腹部缠绕的真气与胸腔间涌动的力量合为一体,只觉得自己下腹部一阵滚烫,随着王师压在自己物件口上的小指移开,一道浓烈的青烟喷薄而出。好似与众女交合数回,叶天龙打了个激灵又怪叫一声,浑身就像一下子通透了一般。
      「好了,我检查完了,穿上衣服出去吧!」王师起身,再次在一旁的盆中净了净手说道。
      「哎呀,这种检查真是……」叶天龙神色异样地嘀咕一声,乖乖地穿好衣服。
      回到外间,王师长舒一口气逕自坐回到太师椅上,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
      叶天龙则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望向王师问道:「怎么样,王师,我身上的魔性没那么严重了吧?」
      望着众女也是一副欲知详情的模样,王师突然放声一笑道。:「虽然我没有找出具体的原因,不过从此以后,你们大可以放心了。儘管他身上魔性犹在,然而这小子竟然能够自如地驾驭它,并且当魔性的力量爆发出来之后,竟然也不再有杀戮暴烈的气势,可以这么说吧,这小子已经完全收服了他体内的暗黑大魔神了!
      「那,老师,这是不是意味着陛下不必再进行驱魔治疗了呢?」于凤舞已是满眼欣喜,颤抖着双唇问王师。
      「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可以不必再按照以前我教你们的方法治疗了。」「不过……」王师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老师,是不是又有什么变故啊?」晨月黛眉微锁,一副关切的样子。
      王师看了众女一眼,徐徐说道:「不过也万不可鬆懈,方纔我查探了他的内元,发觉他自身的力量已经十分强大。正所谓正气所存,邪不能干,这或许就是他能够压制暗黑大魔神的原因。不过在他的体内,依然还有两股不小的力量,一个偏正,一个偏邪。现在,偏正一方与龙小子本身内元形成一派,而偏邪一方则与暗黑大魔神一派,虽然现在由于龙小子自身修为提高而压制住了偏邪一派,然而日后这两种力量还将发生冲突,所以,如何维护这种平衡就要看你们的了。」
      于凤舞与晨月对望一眼,神态中儘是一颗石头落地的轻鬆,她们明白王师最后一句话所说的意恩。按照王师所说的这种状况,叶天龙身上又冒出来两股力量,虽然魔性的问题由于他自身修为的提高不足为虑,然而也不得不注意这两股力量的变化。总之,不用刻意用那种痛苦的方法驱魔,却还需要七凤还巢之法持续控制。
      可是之前她们就知道,要完全达成七凤还巢之法是不太现实的,所以前次也是于凤舞跟柳琴儿和龙灵儿合三人之力为他治疗的。不过,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她们三人是无力进行如此长久的持续治疗的,所以很快,她门心中便有了主意。
      两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一脸认真的宁素女,没错,虽然不能凑够七位上等根基的处子,然而现今的宁素女在魔法上的天赋已是常人不可望其项背,但是再加上她们六位夫人尽力,也能达到七凤还巢之效果,并且可以长久持续进行。儘管现在她还没有正式的名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退早都会加入她们的行列。
      看到两位姐姐那样望着自己,宁素女娇后之上刷地涌上一片潮红,并迅速埋下螓首,犹如一朵娇羞不已的水莲花。
      这副情景被王师看在眼里,已觉再无留下来的必要,于是起身向两位高徒告辞。叶天龙本想挽留询问一番与尤那亚和解的有关问题,然而知道此人潇洒来去,他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勉强也是徒劳,于是只好作罢,不过心里却在想他方纔那番话里的意恩。
      宫灯高悬,红烛过半,多宫闺苑,迷醉春暖。花影弄媚,虫鸟嘶喃,香熏缭绕,神女恩凡。一片金碧辉煌处,灯火阑珊人凭栏,帝王怀夜后宫赴,几多闱秘不曾谈!
      是夜,叶天龙沐浴完毕回到房间,只见寝榻之上帷慢半垂,透过半透明帷幔隐约可见罗衫半解之灵动娇娘。
      叶天龙心动,方才沐浴之时,泉池温汤之中不见一位夫人。看来这是谁出的主意,躲在这里等着自己遍亲芳泽呢!刚才还在心想,如果再不见哪位夫人主动来服侍他这位郎君,就要来一个走马探花,到她们几位的房间去依次「惩罚」一番不可。看来是自己多心了,不知道这位侧影暗香的美娇娘是哪一位小亲亲!
      「是哪位小亲亲,我可要进来喽!」叶天龙不禁有些蹑手蹑脚的姿势问道。
      嘤咛一声,显然慢帐之内的娇人儿羞泥得很,并且微微扭动身子,将一面锦缎般泛着淡淡光泽的美背对向了叶天龙。
      「咦宁」叶天龙不禁疑问一声,自己几位夫人之中,好似并未有这等做派的主儿,难道香榻之上另有其人?
      不应该啊,既是如此娇羞的模样,想来也不会是陌生之女跑来自己榻上,更不会如此相对才是啊!
      嗯,待将慢帐掀开,一探里面到底是何春色!
      想定,叶天龙嚥了口唾沫,上前一步,猛的将半掩的帷幔掀开,伴随着一声低呼,一股曼妙生香的无边春色迎面拂来,未及细看一二,不禁整个心儿都醉了。
      猛的一个激灵打过,叶天龙顿时来了精神,心里就像是有一只猫儿挠过一般,酥酥麻麻,似痒非痒,眼睛中精光大放,大有望穿春水无止休的势头。
      但见榻上一衾之下,寝卧三女。于凤舞与柳琴儿背榻向外,酥胸外露,看来已有时侯,绯红燥热之容遮过冰霜凝脂,对她们而端坐的宁素女,已然红霞飞舞,星眸低垂,雪白勃挺的双乳,好似横飞的峦岭,两颗粉彩般晶莹的硕大珍珠,正被于凤舞和柳琴儿人手一个,捻、捏、搓、拔,辗转纤指之间,散发着熟透幽香的意蕴。
      对于未经人事的宁素女来说,待会要承受花丛老手叶天龙的交合,一定是有些问题的,尤其是她此次肩负着治疗的重任。因此,看得出来,于凤舞与柳琴儿这两位早已经谙熟床第之事的大姐姐,在为宁素女上阵之前,进行一些必要的传授。
      看到叶天龙进榻,于凤舞与柳琴儿抛给他一个妩媚的笑容,而宁素女则娇羞地再次背过身去,不敢看那个雄性气息浓厚的男人。
      不等叶天龙进一步动作,于凤舞与柳琴儿已经委身上来,一边一个半环着他的颈项开始厮磨起来。而叶天龙已是慾火旺盛,双手一搂两侧的娇人开始左右逢源地品咂起她们欲滴的樱唇,不一会儿,帐内便已春温上升,伴随着鸣咂有度的唇舌之声。
      被浪翻滚,两条深海美人鱼般的娇躯在叶天龙抚、捏、揉、搓、挑、捻,吻、吮之下,已是玉体横陈,手舞足蹈。蜷缩一隅的宁素女即使不张星眸,这副情景也已通过她的其他感触传进心灵,加之前面两位姐姐一番前戏,此时已是全身发热,双手不自觉地抚上自己膨胀的双乳,轻轻地一揉,便已是浑身颤抖。微微从津津玉府传来的酥麻之感冲进心里,更恰似一江春水凌波皱。
      而叶天龙经过连番的调弄,两位夫人也早已情不可耐,两副绝世名器的蜜桃洞口已是蜜汁氾滥,晶莹浓香的桃源秘境正在等待那硕大的怒阳而入。
      将两副光可鑒影的美臀高高抬起,并就势并列排开,叶天龙手扶怒阳,瞅準于凤舞的蜜洞深深地插了下去,只觉得一阵名器卷夹涡吸,叶天龙亢吼一声,快速地抽插起来。此间一手并未闲息,而是充分运用指技,在柳琴儿的蜜洞之中翻转腾挪,弄得她是娇喘吁吁。
      约莫耸腰插提八百余度,不知将于凤舞送上高潮几许,终于,在她一阵全身痉挛,名器死死夹吸怒阳许久之后,一声娇哼瘫软榻上。而叶天龙正可谓刚刚上路,腾出手来,便就近探入了已经等候多时的柳琴儿蜜洞之中。
      又是千余抽提,双方变换了八种姿势,直到柳琴儿运用神剑之光不能坚持为止。
      望着两女香汗淋漓,死去活来的模样,叶天龙更是觉得怒阳憋涨更甚,扭头望向已是目瞪口呆的宁素女,一把抓将过来,邪邪地一笑道:「傍晚是你那么心疼我,我说过要好好奖赏你,现在就看我怎么奖赏你这个小香菱。」说着,便在她粉嫩的美臀上轻轻拍打了一巴掌。
      宁素女尖叫一声,惊恐地望向无力的于凤舞和柳琴儿,在得到肯定的眼神和确定那一巴掌不疼的双重感受之后,她轻咬贝齿,渐渐放鬆身体感受叶天龙全面的抚摸挑逗。
      本就已经火侯到位,再加上花丛老手由上至下,由外及里的抚弄,终于在叶天龙怒阳顶磨嫩穴许久之后,火烫的窄小蟹壁裹下了男人坚如钢铁的怒阳。随着朵朵梅花出世,自信满满的男人竟在抽提三百余度之后,在宁素女尖利放纵的叫声之中,将那股火气腾腾,劲力十足的龙精之物,射抵了颤抖与痉挛不止的小香菱花心……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网站你懂得_av狼公告_av狼聚集地新人_av狼新人开放注册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